返回目录

《[聊斋]白虎》

119.第 119 章

    此为防盗章, V章购买不足50%的请稍后再看哟~  当满脸沟壑的老人再也干不动活,当干涸的眼窝再也挤不出一滴泪水时, 为了不拖累家人, 他们会自愿一步步走向荒野,以身喂鹰, 结束这苦难的一生。ζ杂↑志↑虫ζ

    现如今,这片土地上一切的改变, 都源自于当年受命前来镇守塔虎城的白大将军一家。

    白将军一门骁勇善战, 祖父曾与高祖称兄道弟, 并肩作战打下这大雷王朝的江山,后被封为镇国公,赐青龙尚方剑,统领皇城十万兵。

    高祖皇帝雄才大略,智谋过人,却极善猜忌, 且心肠冷硬, 翻脸无情,称帝后为了巩固手里的权势,陆续栽赃罪名, 诛杀开国有功之臣, 甚至逼得最后两位异姓王铤而走险, 起兵造反, 只可惜实力相差悬殊, 未至皇城便被拘捕镇压, 一个五马分尸,另一个剁成肉酱,分赐给朝中的诸侯大臣们,作杀鸡儆猴的震慑之用。

    至此,能威胁到高祖的诸侯神将及其势力,皆被铲除殆尽,唯独留下了军中威望最高的白家祖父。不仅不收他兵权,还对他异常尊宠,面圣可不参不拜、入朝不趋、剑履上殿,高祖异常殷勤的态度,甚至称得上是谄媚了。

    一时间,白氏一门在皇城的地位变得极为尊崇,几乎是众星拱月,无人敢招惹,这种连帝王都要礼让三分的局面持续了几十年。

    直到这一任武宣帝继位,白家在皇城独一无二的地位才被终结。

    武宣帝的继位与前几任皇帝不同,是他亲手从兵戎征战和汗血的历练中争夺来的。

    当时,江南四年大旱,再加上官员腐败,赋税徭役沉重,赈灾钱粮被克扣,天灾人祸导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无数,遂有一神将曰胜,带领当地百姓造反起义,与皇帝分庭抗礼,后派女刺客暗杀了先帝,短短一年光景,声势浩大,险些攻破皇城。

    幸而当时还是太子的武宣帝极善征伐,他击败了造反神将胜,中兴大雷朝,怒斩了一批贪官污吏,更换朝堂新血,直接登基上位。

    也因此没有机会听到先帝遗嘱,传说中自高祖起,由帝王口口相传的有关大雷国祚的最大辛密就此中断失传。

    刚上位的武宣帝开始颁布新政,实施革新,将原本出现颓势的大雷王朝再度推向一个新的鼎盛时期,而被他第一个拿来开刀的就是见帝不拜的白氏一门。

    武宣帝寻了个由头,将白家现任家主连同他两个能文善武的儿子都派去驻守西北边境,为此他做足了拉锯扯皮的准备,定要把这碍眼的一家赶出皇城,眼不见为净。

    却万万没想到,接到旨意的白家父子三人竟是半点抗议没有,隔天就收拾好行囊整队出发了,那迫不及待的模样,满脸按捺不住的雀跃和着急,就像生怕武宣帝临时反悔似的,离开的背影不仅如释重负,还乐颠颠的。

    令武宣帝酝酿许久的一拳仿佛打在棉花上,心里郁闷到极点,再次确定这姓白的一家子天生就是来气他克他的。

    此时,被武宣帝长年视为克星,被西北塔虎城百姓视为保护神,英明神武的白大将军正抱着个襁褓,满脸的紧张和小心翼翼,那手足无措的模样,仿佛怀里抱着的不是小婴儿,而是个随时会爆的炸药包。

    “老爷,大少爷和二少爷回来了。”管家在门口说道。

    “快带他们进来,让下人们都回避,别在后院瞎晃。”白震山眼神一亮,大声吩咐道。

    管家应道,下去领了两个气宇轩昂,眉眼间有些相似的少年郎进来,同时极有效率地清空了后院,给这父子三人留下隐秘的谈话空间。

    “爹,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咦,这间新布置的卧房是给谁住的?”其中个头较高的少年一进来就咋咋呼呼道。

    白震山瞬间手痒,想赏大儿子脑壳一记爆栗,却碍于怀里温软的襁褓,只能用虎目瞪了他一眼:“小点声!你们弟弟还睡着呢!”

    “弟弟?”面色沉稳的二儿子也露出吃惊的表情,探着脑袋想看白震山怀里的襁褓。

    可还没等他凑上前,原本安静的襁褓突然动了起来,蠕动了几下,从棉布里挣出了一只雪白的毛爪子,紧接着就是一张毛绒绒的小猫脸,双眼还闭着,粉嫩的毛嘴巴却张开,一声接一声叫了起来,细小的嗓音又娇又软,听得人心里酥麻麻的。

    襁褓里面的不是婴儿,竟是一只刚出生的白虎幼崽!

    “怎么办?!弟弟被你们闹醒了!”白震山惊慌失措,僵硬地抱着襁褓一动不敢动,抬头用半责怪半求助的眼神看向俩大儿子。

    “啊!他动了,你快抱着摇几下,我看糕饼铺王婆婆就是这么哄她孙子的!”大儿子白景泽慌乱地死盯着襁褓,跟炸了毛的大猫似的,“不对!我们哪来的弟弟?”

    “爹,我也想知道,这个弟弟是从哪儿来的?”沉默的二儿子突然开口,阴沉地看着白震山,略显狭长的黑眸里蓄满杀气,简直就跟下一秒要冲上来弑父一样。

    “虽说没让你一直守寡,但娘去世这才几年,你就搞出了个私生子?!”

    “哼,果然是在西北这几年自在日子过得太.安逸了,老树开花,迫不及待就开始花天酒地,连身材都胖两圈了。”

    “爹,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就算西北民风彪悍,本地妖精也来得更风骚,你也不能直接就搞出私生子来啊!看这毛色,究竟是白狐狸精还是白猫妖的种?”

    “够了!”面对俩儿子的齐声讨伐,白震山气得胡子都要炸了。

    “你们这两个不肖子,一个劲胡说八道!究竟你们是爹,还老子是爹?老子跟你们娘是真爱,这是你们娘生的亲弟弟,屁个私生子!”

    兄弟俩看着弟弟那身像生着生着没颜料了的黑白毛色,又想到自己过世了好几年的老娘,顿时细思极孔,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不依不饶的白震山继续骂道:“还敢说老子胖,也不打盆水先瞅瞅自己,刚来西北时什么样,现在呢?都快胖成俩球了!喝西北风都长肉!”

    白景泽、白景天:“…………”

    爹啊,我们这是正常的,正长身体呢,你才是中年发福。

    白震山低头一看,果然小猫似的白虎崽子无意识伸爪爪做着踩奶的动作,边细声叫唤边舔着毛嘴巴,显然是该进食了。

    刚出生的小孩子吃什么?当然是吃奶了。

    “管家,叫个奶妈来!”白震山推门出去大声吩咐道。

    办事麻利的管家很快找来一名三十来岁胸部鼓鼓的奶娘,这位身材丰腴的奶娘刚进去不久就哭着跑了出来。

    “将军大老爷,您可饶了民妇吧,我这真经不起小老虎一口的。”奶娘苦着脸道。

    这一口咬下去,奶.头都要咬没了。

    奶娘被自己脑补的血淋淋的画面吓得不清,暗忖这皇城来的大将军真会玩,养只小老虎还得请个奶娘喂人奶,有够变态。

    “现在该怎么办?”一连吓跑几个奶娘后,束手无策的白震山焦虑地在房间里来回打转。

    喝不到奶的小白虎崽已经饿半天了,连叫声都比一开始虚弱了不少。

    白景泽、白景天兄弟俩变回了原形,两只吊睛白额的斑斓猛虎,长着黑黄相间的条纹,正无奈地趴在地上,用一身毛毛哄着弟弟,让幼小的弟弟可以尽情踩奶,同时周身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原来这一家子竟都是老虎精。

    “大胖、二胖,娘不在,要不你们来给弟弟喂奶吧?”白震山苦着脸说道。

    “吼!”“吼!”

    俩兄弟对不着调的爹接连怒吼,特别是突然被弟弟吸住奶.头的大哥,虎眼猛地睁大,惊恐地虎啸声传至前院,在整个将军府回荡,吓得府里的仆人们瑟瑟发抖。

    其实刚才找来的几个奶娘里,有多半是一进门被这两只大老虎给吓跑的。

    “老爷唉……”管家虚弱颤抖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何事?”白震山拧眉推开房间门。

    “哎哟我的老天爷,老爷您小心……”看清楚屋内场景的老管家,本就不多的胆子又给吓飞了七分,差点心肌梗塞昏厥过去。

    只见两只健壮凶猛的大老虎对着白震山张开血盆大口,钢刃般锋利的牙齿末端尖尖闪着寒光,几乎一口就能把那近在咫尺的脑袋给咬下来,两条钢鞭似的尾巴来回甩动,在地上打得啪啪作响,连青石板砖上都留下一条条浅浅的印子。

    白震山擦擦脸,抹了一把被两大儿子喷到的口水,淡定地开口安慰道:“没事,别担心,大胖、二胖很乖,不吃人。”

    “这是新添的小宝。”又指了指大老虎毛毛里的白虎崽。

    “……”年过半百的老管家胆颤心惊地看过屋里这两大一小三只老虎,尽管有大将军的保证,仍是吓得面色苍白,半点血色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