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你撞我心里了》

27.Chapter27

    高俊进到晏纪凌办公室的时候, 直接在门口愣了几秒。ω杂●志●虫ω

    晏纪凌的对面坐着乔娴。

    乔娴坐姿慵懒,正边喝咖啡边看手机, 要多悠闲就有多悠闲, 好不惬意。她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但是毫无违和感。

    晏纪凌则在看档案, 两个人在干不同的事情,气氛却是格外和谐。

    高俊这下觉得, 赵梦雅彻底没戏了。

    要知道晏纪凌办公桌前的那把软椅, 以前可从没有一个女人坐过。

    而现在乔娴就坐在那把软椅上。

    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晏纪凌和乔娴, 或许注定就是一对。

    高俊跟了晏纪凌这么久,自然也是清楚晏纪凌的性子的。

    晏纪凌从来就没对哪个女人像对乔娴这样过,先别提对其他女人好,他连正眼都懒得给别人。

    而他之前看乔娴的那种眼神,温柔得能溺死人。

    眼下并不是八卦的时候,高俊很快就收回了思绪, 他朝晏纪凌走过去。

    “老大, 又有案子了。”

    …………

    高俊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晏纪凌沉默了几秒,随后问他:“局长交代的?”

    高俊点了点头, “你之前在给他们夫妇录口供的时候, 局长就打电话过来交代了。”

    晏纪凌闻言, 关上了自己手中的文件夹。

    局长亲自交代了的话, 楚晴的案子只能先放一放。

    也就是说, 他们得赶紧解决童青的案子, 然后才能继续查楚晴的那个案子。

    乔娴全程听着他们谈话,听到“腹部中八刀”这里的时候,她浑身一震。

    如今的杀人犯都这么变态的吗?

    又是挖心脏的,又是捅八刀的……

    乔娴不敢再想下去,于是她换了个坐姿,打算继续看手机。她抬了抬眸,发现对面的男人周身气压很低。

    等高俊走了之后,乔娴才开口问晏纪凌:“怎么了?”

    晏纪凌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细心,而且她的语气温柔极了,他心里浮上一片暖意,紧皱着的眉头也渐渐松开,“楚晴的案子,只能放一放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

    乔娴想了想,温声道:“顺其自然吧,杀楚晴的凶手最后一定能被揪出来的。”

    楚晴的案子是乔娴心里的刺,但是她觉得凡事都得顺其自然。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凶手最后一定逃不了。

    晏纪凌摇了摇头,“他把白启辰打成那样,我忍不了。”

    他更忍不了如今的情况,明明知道凶手还会继续犯案,自己却阻止不了。

    乔娴深深地看了一眼他。

    晏纪凌,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啊。

    “那就快点解决童青的案子吧,我也很希望杀害楚晴的凶手被绳之以法。”她慢慢地说完这句话,神情严肃。

    她的心已飘远。

    眼前突然浮现楚晴的身影,乔娴在心里默默说:楚晴,我真庆幸你的案子是由晏纪凌来查。

    .

    乔娴刚才听高俊讲经过的时候,下意识就觉得这案子挺棘手的。况且凶手应该也很不好对付,从他的杀人手法就能看出来,他做事情心狠手辣,所以乔娴有些担心晏纪凌。

    在乔娴一个人东想西想的时候,晏纪凌已经准备去查案子了。

    他站起身,对着乔娴笑,“晚上想吃什么?”

    乔娴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想吃你做的饭。”

    晏纪凌眸底闪过光,闻言便马上答应她。出门的时候,他在乔娴面前停下脚步,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乔娴的头顶,动作是说不出的温柔。

    乔娴的耳根不争气地泛上了红色。

    摸头杀啊……

    紧接着,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等我回来。”

    他落下这句话之后,便扬长而去。

    乔娴忍不住用自己的手也去摸了摸发顶,眸底里的笑意怎么遮也遮不住,她觉得空气中似乎还有他身上的气息。

    没多久之后,晏纪凌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乔娴疑惑,但还是喊了一声:“进。”

    下一秒,视线里出现一个姑娘的身影。她和其他人一样也穿着制服,乔娴对她有点儿印象。

    这就是乔娴刚到警局的时候,晏纪凌旁边站着的那位姑娘。

    乔娴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是晏纪凌已经出去查案了,应该所有人都知道。

    现在这个姑娘来这儿,很明显是来找她乔娴的了。

    讨情债?

    .

    果然,刘梦雅冷冷地对着乔娴开口:“你和晏纪凌什么关系?”

    乔娴有些想笑。

    眼前这姑娘很明显是在学晏纪凌说话,但是她模仿得不到位。晏纪凌那种疏冷的语气,是冷到彻骨的。

    就刘梦雅这种涉世未深的姑娘,怎么可能学得来。

    乔娴没打击她,答非所问,装作什么都听不懂一样,“你找谁?

    刘梦雅有点脾气了,毕竟是小姑娘,道行不深:“我找你。”

    乔娴这会儿才多看了几眼她,脸上挂着的那抹笑容意味不明。

    刘梦雅见乔娴不回应自己,于是抽了抽嘴角,“大姐,你不会这么怂吧?”

    下一秒,她就看到乔娴从软椅上站起来。

    她目光里满是震惊,因为她进门的时候,丝毫没有关注乔娴。

    什么鬼?

    乔娴怎么会坐在晏纪凌办公桌里的那把软椅上?

    这贱人,一定是趁晏纪凌不在,所以才往那软椅上坐!

    这样想着,刘梦雅看乔娴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厌恶,“你这种贱人,还想与晏纪凌相配?你知道晏纪凌的本事有大吗,就你这样的小歌手,你以为自己很牛啊?唱歌人人都会啊,你根本就配不上晏纪凌。”

    乔娴越听,脸色越难看。

    之前没怎么说话是因为眼前的姑娘还小,但是现在饶是好脾气的乔娴,也忍不下去了。

    乔娴首先朝刘梦雅多走了几步,然后一把拉住刘梦雅的手,看都懒得看就开始往后掰。

    刘梦雅整个人的身子都向后倾,最后竟然直接跪在地上,惨叫连连,于是她求乔娴放过自己。

    但是乔娴无缘无故挨了那么久的骂,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刘梦雅走。

    乔娴脾气上来了,顿时气场全开:“小妹妹,你既然这么没教养,我就帮你爸爸教训你。我劝你一句话,毛都没有长齐,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话音一落,她又想起来,这丫头片子之前还说自己是个小歌手呢。

    乔娴笑了笑,“你要是觉得我咖位那么低的话,我们不妨试试啊?我把你今天骂我的事情在微博上公布,你就猜猜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

    刘梦雅这回没出声了,她其实是知道乔娴的人气有多高的。之前她骂乔娴的那些话,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

    如果乔娴把自己骂的事情公布到微博上,刘梦雅的人生可以说是直接被毁了。

    谁都不想做一只过街老鼠,因为人人喊打。

    等她准备酝酿情绪给乔娴道歉的时候,乔娴已经松手了。

    刘梦雅松了口气,重新站起来。

    接着,她逃似地跑出了晏纪凌的办公室。

    今天她先忍着,下次一定要让乔娴好看!

    .

    晏纪凌在傍晚的时候才回来。

    看起来案情进展似乎还不错,因为晏纪凌浑身散发着的清冷气息收敛了许多。

    他一回来就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看到软椅上的人依旧还在,他心底里是一片满足。

    他觉得自己的情绪都被乔娴给牵着。

    乔娴见他回来了,脸上也浮现笑意,“回来了啊?“

    晏纪凌点了点头,“你收拾下吧,可以下班了。”

    乔娴边起身边问晏纪凌:“你家里有菜吗?”

    晏纪凌抬眸看了眼她,随后脸上又现顽劣的笑容:“怎么?还担心我会饿着你?”

    他舍不得。

    乔娴也笑,“那等会到了你家,你就好好伺候我。”

    乔娴下意识说出这句话,紧接着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伺候……

    果然,下一秒男人脸上笑意更浓:“怎么个伺候法?”

    乔娴闭了嘴,没有出声了,她投降。

    在撩人方面,在晏纪凌的面前,乔娴甘拜下风。

    .

    两人不久之后就到了晏纪凌的家。

    让乔娴震惊的是,晏纪凌的家竟然是一栋别墅。而且比她的别墅更大,更牛。

    而晏纪凌本人倒是一脸的坦然,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乔娴,我家里没有女鞋,这双拖鞋没人穿过,你先穿着吧。”

    乔娴点了点头,她不是什么娇气的人。

    晏纪凌带乔娴到餐桌这边,“你先在这等我,我去做饭。”

    乔娴闻言,轻声说:“好。”

    看起来很乖。

    饭菜还没上桌的时候,乔娴觉得无聊,于是掏出手机来。

    琴姐给她发了微信,问她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乔娴看到了便马上打字回复她:看样子,一切似乎都进行的很顺利。

    晏纪凌没多久就做好了饭菜,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他就炒了两个家常小菜。

    吃完饭之后晏纪凌准备去洗碗,随后就听见乔娴说:“你歇会儿吧,我来洗碗。”

    晏纪凌当然不会答应,乔娴拗不过她,于是去了客厅的沙发上。

    他家的沙发很舒服,乔娴果断选择了躺着。

    等晏纪凌走出来的时候,就见到自家沙发上躺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听见脚步声,抬眸朝这边看过来。

    她什么都不干,眉目之间就透着一股媚意。况且她此刻正躺在沙发上,长腿细腰的,晏纪凌怎么看都觉得妖娆。

    他看乔娴的眼神,逐渐变得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