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重生八零:肥妞军嫂翻身记》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理(四更)

    栗夏想到厉母的样子,皱了一下眉头道:

    “沈默吧。±杂∨志∨虫±”

    “看吧,你也选沈默啊。像在我们大院里这些高官子弟,找对象那都是找门当户对的,也不是刻意,就是觉得合适。像周雅澜这样的,她不想受别人的管制,又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如果找一个跟她身份都相当的人家,她就没有一点优越感了,给别人当媳妇,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高门家的媳妇,看似光鲜亮丽,实其是个什么情况,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周雅澜守着厉珩这么好的一个人,也没有动过心思,偏偏对沈默动了心思。那是因为她知道一旦她跟沈默走到一起了,她的位置就会很高,不管在婆家,还是在沈默的面前,她都有着绝对的优势。而最主要的是沈默他有能力,总有一天,他会爬上一个适当的位置,这样,这个一直在他背后的女人,得到的也许就更多了。

    再加上多年的家族纠葛,沈默想做点什么也做不了了,利益都连在一起了。”说到这里,可可扭头看向栗夏,又问:

    “我哥,也长得帅,又有能力,为什么你就没想到我哥。”

    栗夏皱眉。

    “看吧,再选择人上,你也会选择一个你能驾驭住的人,驾驭不住的男人,你根本想都不会想,对吧。”

    栗夏靠在椅背上,仿佛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她一样的看着她,她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没有在这种人群中生活过,所以,她是真的不理解这些人的心思。没想到,看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可可,心思也是这样清醒的。

    “原来如此啊,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了。”

    “行了啊,别再说这些欠揍的话,你还孤陋寡闻啊。”

    “听到你这么说,我心里算是舒服了点,我还以为,这女人都是看脸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干脆拿刀在沈默的脸上划上那么几下,就一了百了了。”

    “你舍得。”

    栗夏想了想,摇头:

    “舍不得,我也是很喜欢他那一张脸的。”

    本来还挺难受的郗谨禹在听到这一句后,突然有点哭笑不得了,她们谈话的重点在哪里,怎么说着说着就到男人长得好看不好看上了。

    “对吧,就像我也比较喜欢看小禹这一张脸似的,就算他性格那么恶劣,为了他那一张脸,我也能忍。”

    希谨宇瞪了她一眼,哼哼道:

    “还真是为难你了。”

    “唉,享受美貌是要付出代价的。”

    “谭可可,你皮痒了是吧。”郗谨宇站起身来,双手被他掰得咯咯响。

    可可一下子站了起来,她躲在夏夏身后喊:

    “打女人的男人是找不到媳妇的。”

    “没事,我还小,等找到媳妇了,我不打就是了,再说了,我打的是女人吗?我打的是母老虎。”嘴里虽然说的热闹,但他人根本就没动。

    “哎呀,这小孩子怎么这么讨厌啊。夏夏,当初咱们就该不管他。”母老虎,她这么温柔似水的人,哪里像母老虎了。

    “小孩儿,你别转移话题,我跟夏夏在谈正事,你别捣乱了。”被他这么一通打岔,她想说什么来着都忘了。

    “所以说,你不要想得太多,找一个好男人不容易,找一个一心一意对你的男人更不容易。沈默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不管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只要你还舍不得他,你就得要走出来。不然,最后你可能什么都等不到了。”

    栗夏点头,却没有说话。

    “行了,我也不说了,这劝人容易的很,嘴皮子一动就行。”说完,她就往厨房跑去了,来这里不说别的,各种各样好吃的就勾得她受不了了。

    留下来的郗谨禹看向栗夏问:

    “沈默欺负你了。”

    栗夏切了一声笑道:

    “他敢。”

    “那为什么。”他盯着她的眼睛。

    “是我的问题,让我缓缓吧。”

    郗谨禹不再说什么了,只是他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天真可爱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阴沉,他笑了笑。

    “小禹,我的事我自己解决,你不要插手。”

    郗谨禹耸了耸肩,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栗夏有点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

    午饭还真是如栗夏所愿,吃得是凉面。不过,这里面加的东西就不一样了。栗夏自从怀孕了就特别能吃辣子,栗母一看她吃辣子就愁,在农村本来就有那么一句俗语:酸儿辣女。她这么一吃辣子,让栗母心里就不是滋味。

    栗夏可不管这一套,她就是爱吃辣椒,为此,她还自己做了好几种口味的辣椒酱,什么牛肉的,香菇的,猪肉的,每一种都好吃的紧。

    今天的面就是栗母跟这边的街坊学的,正宗的老北京炸酱面,好几种菜放在面上,再加上自制的酱,那滋味就别提了。

    可可真是抛弃了什么淑女形象,跟郗谨禹在抢那一瓶牛肉酱。这半大的小子,吃的能吓死人,栗母根本就没有拿碗给他盛饭,直接用的就是小盆子。

    “你这个饭桶,能不能给我留点啊。”可可没劲儿,没抢过来。

    郗谨禹当着她的面,把牛肉酱全倒了进去,一点也没有给她剩。

    “哎哟,我这个小暴脾气。”可可怒了。

    “还有别的,你就是换一个吃。”没办法,他就是好这一口,其它的他不爱吃。

    “我也不喜欢吃香菇的,那个味儿我受不了。”可可扭头看向栗夏。

    栗夏正吃得高兴,她什么味道的都能吃,看到可可委屈的眼神后,她把那个猪肉沫的推了过去道:

    “那个,这个也挺好吃的,要不你试试这个。”

    “你这个偏心的女人,看脸的女人。”夺过猪肉酱,她狠狠瞪了郗谨禹一眼。

    栗母在一边看得眼泪都笑出来了,她看着可可道:

    “明天再做,给你多做一点,让你带到学校里去吃。”

    “我也要。”郗谨禹嘴里吃着面,还不忘记表明态度。

    “行,行,都有,行了吧。”

    ------题外话------

    四更了。亲们,给张票吧,还有两天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