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魔鬼的体温》

25.求而不得

    九月小雨淅淅沥沥。≌杂≯志≯虫≌  贝瑶脸上的困惑太明显, 余茜老师怔然。她早上本来要问问贝瑶意向的,可是一来小贝瑶家远,她总是卡着上课前来。二来正常人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和方敏君同桌总比和裴川好。

    裴川画了“三八线”,也并不和贝瑶说话, 出于保护贝瑶, 都应该让贝瑶和方敏君一起坐,这样一想下课余老师就直接通知了。

    贝瑶看看冷淡的裴川,她的思维并不成熟,虽然舍不得,但是小时候的贝瑶一直是听老师话的乖孩子。

    她小手揉揉眼睛,把课本和水杯装进书包里, 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裴川看也不看她,只盯着自己语文课本的图画。

    贝瑶怕他孤单,想了又想,把自己书包上的小熊猫解下来。

    她柔软的脸颊不舍地蹭了蹭它, 然后把它放到裴川桌子上。

    裴川的视线从书上移到它身上, 小熊猫圆乎乎的,呆坐在他课桌前。

    他知道她很喜欢这个玩具, 上课有时候下意识就会去揪小熊猫的耳朵,每天来之前也先安顿小熊猫。

    他终于抬了眼去看她,她依依不舍极了, 那样可怜的眼神, 不知道是舍不得他还是舍不得小熊猫。

    他无言地把她心爱的小熊猫推了回去。

    她舍不得的, 大概率不会是自己。

    贝瑶伤心地抱着小熊猫,他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的玩具。

    贝瑶背着书包朝方敏君走过去,方敏君傲娇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和后桌说话了。

    五岁的裴川用尽所有意志力,才能不转头看她走过去的背影。

    贝瑶坐在阳光璀璨处,金色的光线温柔地缀上她的小脑袋,他在她的对立面,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把竹蜻蜓放进了书包里。

    ~

    看热闹的孩子们转眼就忘了换座位这件事。

    贝瑶和方敏君成了同桌。

    如果贝瑶有高中的记忆,肯定会觉得很别扭古怪。万幸她现在以小孩子的心态,觉得美美的敏君也很可爱。

    一整个秋天,贝瑶第一件学会的事情就是控制少喝水,因为方敏君并不会像裴川那样把自己的水给她喝。

    方敏君分外要强,如果贝瑶的头发梳得好看,那一整天她脸色都不好,下意识去整理自己公主裙。到底是孩子,虽然母亲灌输的观念让她牢记于心,但她不至于对贝瑶有太大的敌意。

    毕竟小贝瑶长得没有她纤细清秀,而且贝瑶好欺负。

    垃圾可以让小贝瑶去丢,作业可以让贝瑶一起带给小组长,小贝瑶听话又乖巧。

    裴川看在眼里,脸色很难看。

    然而这到底是他选择的路,贝瑶不再是他同桌了。

    秋天过完以后天气转冷,贝瑶被赵芝兰打扮成了一个福娃娃——大红色的棉袄,又厚又喜气。

    那棉袄不是新的,是赵芝兰用旧衣服改的,虽然俗气,可是很保暖。大红棉袄里面还有秋衣、两件毛衣,贝瑶小短腿也被裹得厚厚的。

    恰好赵秀抱着方敏君下楼来串门,贝瑶用小奶音喊:“秀姨姨,敏敏。”

    赵秀险些笑岔气:“芝兰啊,远看还以为瑶瑶是个火球。”

    赵芝兰闻言下意识去看方敏君,小女娃被打扮得清秀好看,崭新的粉色棉袄外面配了一条粉色围巾,洋气又不臃肿。方敏君赖在赵秀怀里,赵秀也由着她。

    赵芝兰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么冷的天,谁管好不好看,暖和了才是正经事。面上总得客套一下:“哟,你家敏敏这身不便宜吧。”

    “棉衣30多呢,围巾是她小姑送的。”

    30多块钱让兜里没钱的赵芝兰闭了嘴,赵秀眼睛里都泛着愉悦。

    赵秀抱着方敏君回家的时候,方敏君说:“爸爸说棉衣二十六块钱。”

    赵秀瞪了女儿一眼:“妈妈说是三十就是三十,你们快期末了吧,一定要考好知不知道?考好了妈妈还给你奖励。”三十多的棉衣让她也肉痛了一把,但是一想到期末考完两家比成绩的时候,赵秀就觉得愉快。

    为了“奖励”,方敏君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冬天孩子们第一次期末考试,饶是赵芝兰也有些紧张。她怕早早送贝瑶去学前班读书是个错误,看着小贝瑶天真无邪的脸,赵芝兰叹了口气,算了,成绩不重要,孩子健康平安长大就是最大的福气了。

    期末考试这天,贝瑶早早就被赵芝兰送去了学校。

    学前班的考试不像小学打乱了坐座位,每个人都坐在原位考。

    贝瑶一点也不紧张——她的知识面停留在三年级。

    “重生”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遥远,她自己时而也有些茫然,为什么她这些都会啊,还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然而心中的紧迫感告诉贝瑶,这是个很重要的秘密,妈妈也不可以说。

    余茜老师来发的卷子,发完就守着大家做题,郑老师也来帮忙,这年学前班考试不分语文数学,基础知识就只有这一张卷子。

    小孩子们第一次考试,状况百出,一会儿请假要尿尿,一会儿铅笔断了一直削不好,老师都得帮帮忙照看着。

    方敏君的手成一个弯弯的弧度,她边写边遮住卷子。赵秀说了,不能让贝瑶抄她的。

    贝瑶看着卷子上数小花花有几朵,小朋友有几个的题。

    贝瑶:“……”

    裴川写之前偏了偏头,他漆黑的瞳孔看着阳光的那一处。小女孩正在认认真真写名字。

    他看不出她会不会,裴川转过头,她会不会都不关他的事。

    贝瑶很快做完了,她觉得好简单啊!

    ~

    小孩子的试卷批阅很快,两天后就能去拿成绩,对于孩子们第一次考试,家长们都抱了很大的期待。

    九六年C市的学前班实行的是一张卷子百分制。

    孩子们坐在座位上,老师一个个念名字,然后孩子们上讲台拿卷子。余茜老师没有排高低,对她来说,教书育人成绩不是顶重要的,何况学前班只是个过渡。让她意外的是其中两个小朋友的成绩——贝瑶和裴川。

    方敏君先拿到卷子,她卷子上一个红彤彤的“90”分,方敏君忍不住喜悦地弯了弯唇,念及“常雪”的形象,她把唇角压了下去,只是眼睛里的高兴挡都挡不住。

    然后是裴川的卷子,他看了一眼,就放在了书包里。

    贝瑶是全班倒数第二个拿到卷子的,她看到上面喜气的数字也忍不住杏儿眼弯了弯。

    方敏君心想,估计考70分她的同桌都该笑了。

    她遮住自己的分数,不让贝瑶看,然后问道:“瑶瑶,你考了多少分?”

    贝瑶把卷子摊开给方敏君看,顶部一个红墨水打出来的“99”——贝瑶画图题画得不直,扣了一分,本来该是一百分的。

    方敏君看着那个鲜红的99,晴天霹雳,大冬天,她的喜悦散得干干净净,仿佛被人泼了一桶冰水。

    完了!

    回家要是赵秀知道的话……

    考完试领到卷子以后就要放假回家过年了,裴浩斌来接裴川,他们像是往常一样从校门口开过去。

    裴川回头,那个小红球站在第一排,用力朝他挥手,眼睛像是两个月牙儿。

    她心无芥蒂,乖得要命。

    裴川握紧摩托车冰凉的金属杠:“爸爸,带上贝瑶吧。”

    裴浩斌纳罕:“她妈妈来接她怎么办?”

    “路上遇到了可以说一声,或者给老师说一下。”

    裴浩斌不由得看了眼儿子,裴川断了腿以后寡言少语,鲜少说这么多话。对于裴川的提议他是赞同的,一个四岁女娃娃,每天上学放学要走将近两公里多的路,他不是她父亲都有点心疼。

    裴浩斌把摩托车拐了个弯,问小贝瑶:“叔叔载你回去好不好?”

    贝瑶想坐摩托车,她记忆里三年级时贝立材才买了摩托车。坐在上面像是踩着风,五分钟就到家了。然而贝瑶小时候有些怕生,她怯怯看了眼裴川,裴川低眸看她,眼睛里没有排斥。

    她害羞地点点头,小奶音软软的:“谢谢裴叔叔。”

    “余茜,那我顺路就把贝瑶也带回去了,她妈妈如果过来,你讲一下啊。”

    余茜当然放心老同学,笑着点点头。

    裴浩斌让余茜帮忙把小贝瑶抱上后座,又用皮绳绑了绑,将小贝瑶固定好,以免孩子力气小掉下去。

    后面排队的孩子们都看着,有些羡慕贝瑶。方敏君没忍住嘟起嘴巴,她爸爸有辆很大的自行车,每天载着她回家,可是她还没有坐过摩托车回家呢。方敏君有些委屈,大家都住在一个小区,裴川的爸爸为什么只带贝瑶不带她?

    自从换了座位,裴川第一次离贝瑶这么近。

    仿佛空气都沾上了她身上的奶香。

    裴浩斌发动车子,柔和了嗓音问贝瑶:“贝瑶考了多少分啊?”

    裴川也不由凝神去听。

    她的声音像是铃儿响:“九十九分。”

    裴浩斌知道她年纪小,约莫是班上最小的孩子了,本来问贝瑶也就是逗逗她,没想到这么小的娃娃能考这么好。

    他真心夸赞道:“贝瑶真厉害,好聪明。”

    贝瑶知道要讲礼貌:“谢谢叔叔。”

    裴川坐在最前面,冬天的风吹过男孩子短短的头发。他全程没说话,自己都不知道,他唇角浅浅弯了起来。

    ~

    方敏君被方鑫老师的自行车载着回去,她小脸有些白,非常害怕回家。

    要是妈妈问起来成绩的事情怎么办?

    考试之前她没有想过自己考不过贝瑶的,可是发下来卷子一切成了事实,她坐在爸爸的自行车的横杠上,有些想哭。

    方敏君哪怕小,可是家长的情绪还是能感觉到的。

    赵秀最在意的就是两件事,第一是方敏君和玉女“常雪”相似的清丽长相,第二就是比赢赵芝兰。

    第二件赵秀已经遥遥领先了二十多年,赵芝兰什么都比不过她,可是如今竟然在女儿的成绩上面败北了。

    方敏君忍住眼睛里的泪意,不能让妈妈知道。

    她觉得又害怕又丢人。

    贝瑶那么傻,为什么自己没有考过她?下次一定就可以考过贝瑶了,这次是失误。

    在她浑浑噩噩的状态中,父女俩回了家。

    赵秀早就等着了,立马迎上来:“怎么样啊敏敏?卷子给妈妈看看。”

    方敏君不得不从书包里拿出试卷,赵秀一看九十分,眉开眼笑:“我家敏敏就是厉害!”她在方敏君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赵秀接着问方敏君:“贝瑶那丫头呢?考了多少分?”赵秀和女儿一个想法,方敏君这么优秀,不可能考不过贝瑶。

    方敏君脸色一下子白了,她小手扣紧,低头说:“六十六分。”

    撒谎让她不安极了。

    赵秀听了,差点笑出声,她就说嘛,赵芝兰的女儿能有多厉害。她又亲了一口方敏君:“妈妈的好囡囡!”

    裴川画了“三八线”,也并不和贝瑶说话,出于保护贝瑶,都应该让贝瑶和方敏君一起坐,这样一想下课余老师就直接通知了。

    贝瑶看看冷淡的裴川,她的思维并不成熟,虽然舍不得,但是小时候的贝瑶一直是听老师话的乖孩子。

    她小手揉揉眼睛,把课本和水杯装进书包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裴川看也不看她,只盯着自己语文课本的图画。

    贝瑶怕他孤单,想了又想,把自己书包上的小熊猫解下来。

    她柔软的脸颊不舍地蹭了蹭它,然后把它放到裴川桌子上。

    裴川的视线从书上移到它身上,小熊猫圆乎乎的,呆坐在他课桌前。

    他知道她很喜欢这个玩具,上课有时候下意识就会去揪小熊猫的耳朵,每天来之前也先安顿小熊猫。

    他终于抬了眼去看她,她依依不舍极了,那样可怜的眼神,不知道是舍不得他还是舍不得小熊猫。

    他无言地把她心爱的小熊猫推了回去。

    她舍不得的,大概率不会是自己。

    贝瑶伤心地抱着小熊猫,他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的玩具。

    贝瑶背着书包朝方敏君走过去,方敏君傲娇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和后桌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