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帝京司少:权门宠妻》

第两百三十三章:信她有鬼

    第两百三十三章

    苏区早上七点,太阳刚刚从海面上升起,金色的光辉正将海面渲染夺目的颜色。§杂№志№虫§

    海面上金光粼粼,正是一日之计的最好时间,苏市区也不过刚刚从沉睡中苏醒。

    然而苏区海域的某间医院,却在今天一大早就被迫进入了紧张而忙碌的时刻。

    救护车的声音停留在医院的门口,早已经等候着的护士和医生匆忙上前查看着救护车上的伤患。

    “病人身中两枪,马上准备手术!”

    “病人右手和肩膀流血不止,立刻准备手术缝合止血!”

    医生严肃的声音跟随着救护车边跑边响起,仿佛是在和时间赛跑一样,争分夺秒,刻不容缓。

    乔婉和木月被人群挤离了救护车的身边,跟着一起跑到了手术室,却被护士们拦在了门外。

    混乱中有人推了一下乔婉,乔婉一个趔趄没有站稳,便朝着后面摔去。

    可是有人接住了她,那人直接将她抱起,熟悉清冽的气息在一瞬间包围住了乔婉,让她安心地靠在了那人的身上。

    “谁让你跟着过这边!”

    愤怒指责的声音响起,来人直接抱着她朝着另一边的病房走去。

    木月想要跟上前去,忽然眼前一片漆黑,她捂着额头平复了好一会,耳边响起了一道儒雅温和的声音,

    “木月小姐,请先去检查一下吧,这里交给我们了。”

    木月睁开眼睛看见面前一个带着金色眼镜的斯文年轻人,点了点头,没走两步,身形忽然一个晃悠。

    “小心。”

    一只手伸出扶住她,木月忽然受到刺激一般,警惕地后退两步,声音渐冷,

    “别碰我!”

    宋哲的手就这样僵在了空气中,脸上闪过一抹讶色,年前的女子轻蹙眉头,说道,

    “抱歉,我可以自己一个人。”

    宋哲面不改色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脸上神情未变,依旧带着恰到好处的礼貌笑容。

    他和木月两人相互颔首示意了一下,便任由木月跟着一个护士离开了。

    走廊恢复了安静,白色笼罩着周围,宋哲站在手术室外面,清冽的目光落在了还亮着的红灯上。

    想到刚刚经历的混乱的一切,内心只能默默地叹口气。

    乔婉一路上混混沌沌地被人抱着,直到后者将她放在了一张床上,

    “帮她检查一下。”

    淡漠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脚步声上前想要触碰乔婉,后者一个躲闪,直接搂着司漠的脖子不肯放手。

    “司先生,这……”

    医生和护士为难地看着面前警惕性异常的女子,这要是不让他们亲近,他们可怎么检查。

    面对过于依赖自己的乔婉,司漠只有心疼和恼火,可是此刻,他拉着乔婉的手,耐心地哄道,

    “婉婉,乖,先放开。”

    “司漠……”

    乔婉呢喃道,轻轻地摇着头,靠的他越发地近了。

    男人有些无奈,他伸手搂住乔婉,将她整个人揽在了怀中,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一旁的医生和护士站着,一脸的为难和疑惑,这样子,到底是检查还是不检查?

    他们纠结着,相互用眼神交流,但是很快,他们的纠结便没有了。

    抱着女子的男人忽然对他们说道,

    “仔细检查。”

    他们寻声看去,只见刚才还在拒绝警惕的女子此刻竟然昏睡了过去,俊雅的男子温柔地将她放平在了床上,然后微微退开了几步。

    医生和护士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慌忙上前,七手八脚地忙开了。

    男子站在一旁,幽深的目光落在了乔婉的身上,凉薄的唇线紧抿着,身上隐忍着一股凝肃和杀戾之气。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小心翼翼地汇报着乔婉的身体身体壮况。

    当听见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男人紧抿的唇线有了片刻的放松。

    他离开了医院的病房,秦宙在此刻正好寻来。

    “先生!”

    他朝着司漠行了一个恭敬的礼,语气认真且严肃地说道,

    “海崖上的那几具尸体已经带回海域鉴调查身份了,其中有一个人还活着。”

    “人在哪里?”

    “在海域鉴的独属医院,正在救治。”

    “别让他死了,到时候有话问他。”

    男人说道,眼底一片森寒冷意,周身肃冷的气息内敛着,墨黑色的瞳眸,酝酿着无尽的风暴和雷雨。

    秦宙依照着先生的话而做,不仅让人好好地救治了那个唯一留下来的人,甚至在后者苏醒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司漠。

    明亮冰冷的手术室内,刺目的灯光照耀在手术台上,刺激得手术台上的人几乎要睁不开眼睛。

    他的眼前一片朦胧,只能隐隐约约地看见面前站着几个模糊的人影。

    其中一人肩上披着黑色的风衣,眉眼凌嚣,墨黑色的眼瞳中眸光清冷,没有任何感情地落在他的身上,好像被地狱中的撒旦魔鬼盯住了一般,只有付出生命和灵魂才能得救。

    他周身的气息这样的恐怖骇人,仿佛让人身处地心藏海死亡的低压当中,仅仅只是靠近他,都让人觉得如此地难受和窒息。

    躺在手术台上的人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脸皮微微颤抖着,他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浑身僵硬不能动弹。

    “你是谁?”

    他颤抖而害怕地问着。

    面前恐怖的男人冷眼看穿他的动作,见他醒了,从身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凉薄的唇轻启,

    “这些人,和你是一伙的?”

    照片是一排尸体,背景是今天早上的海崖,这些人脸色发白,毫无生气地躺在冰冷的地上,在他们的身边,散乱着几个防毒面具。

    这是今天早上海域鉴在海崖下捞上来的尸体,并不全面,有的已经被海浪冲走,或许此刻已经成为海洋生物的腹中食物。

    手术台上躺着的人在看见这些照片之后,脸剧烈的抽搐着,若是此刻他能够动弹,或许身体早已经开始颤抖。

    他死死地盯着照片上的伙伴,阴戾的眼睛有怒火和恨意在闪烁着。

    站在他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声音如同被寒冰淬炼过一般,每一个字和声调都仿佛在人的心理上凌迟着。

    “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冷漠如撒旦的男人问道,手术台上的人依言看向他,眼底有着深深地警惕和排斥。

    但是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不简单,如今自己受制于人,他不能惹这个男人。

    于是他回答道,

    “执行任务,杀一个人。”

    “是她吗?”

    面前的男人忽然又掏出了另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温婉却清冷的女子。

    正是乔婉。

    “是她。”

    “你们从哪里来?”

    “帝京。”

    听见这个答案其实并不意外,但是男人却还是微微怔了一下。

    “帝京谁家?”

    “乔家。”

    乔家,乔婉。

    男人忽然明白了什么,卷长的睫毛忽然间覆盖了下来,也隔断了他看向了手术台上那人的视线。

    难捱的几秒沉默,这个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忽然转身离开,手术台上的人大喊道,

    “等等!你是谁?”

    那道欣长矜贵的身影一顿,男子微微偏头,凌嚣的眼角侧露了一丝凉意,冷曦的光芒缓缓流出,

    “我是她的丈夫,你们要杀的这个人,是我的妻子。”

    手术台上的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忽然间脖颈一僵,整颗脑袋竟然不能够动弹。

    他能够感觉到温热的血液从自己的脖颈间流出,一把尖锐锋利的手术刀插进了他的大动脉。

    他侧转着自己的眼珠子,发现自己身边竟然还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他看着自己,冷若寒冰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温度。

    “呃!”

    这个医生抽出了插在他大动脉的手术刀,轻蔑地撇开了自己的视线,而后,转身离开。

    ……

    手术室外,等候着的众人看见里面走出的俊雅男子,各个端正了自己的身子,

    “先生。”

    “先生,南星和乔雅的手术已经完成,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转入了普通病房。”

    宋哲站在众人的面前,见司漠出现,上前说道。

    行走的男子并未停下自己的步伐,听见了宋哲的汇报,也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问道,

    “婉婉醒了吗?”

    “还……”

    宋哲正打算回答,走廊的尽头匆匆地跑来一人,着急地说道,

    “先生,先生,乔婉小姐不见了!”

    “……”

    ……

    正是早上的时候,林间的空气十分清新,柏油路面上粘了不少落叶,枝叶间传来了鸟鸣的声音。

    车轮子碾压过地上落叶,清凉的空气从车窗外吹进,有些冷,但是能够让乔婉维持她此刻还有些迷茫的脑回路。

    车子穿过林间,将身后的一切景色都甩在了路边,视野尽头出现了别墅的一脚,乔婉见此,不由踩紧了脚下的油门。

    精致小巧的别墅安静地伫立在林间,周围环境虽然优美,然而别墅深藏于半山山林,极其不容易被人察觉。

    乔婉将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别墅的门口,望着眼前的别墅,眼底意味不明。

    别墅的主人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来这里一样,门开着,隐约露出了里面的景色。

    别墅一楼依旧是空旷的,白色的墙壁给人一种十分抑郁压抑的感觉。

    地板上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空荡荡的别墅,此刻走在里面,隐约还能听见人声。

    一楼没有人,那二楼呢?

    乔婉疑惑而警惕地朝着二楼走去,与一楼不同的是,二楼是一个已经装修好的楼层,但是只有一个房间。

    房间内隐约传来了钢琴的声音,宛转悠扬,然而曲调莫名有些熟悉。

    门半掩着,乔婉走进,正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推门,里面的钢琴声戛然而止,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如此,乔婉便也不再犹豫什么,推门而进。

    房间很大,除了一张大床,便只有一架白色的钢琴,钢琴并不是新的,从上面的光泽和痕迹来看,已经有些年月了。

    钢琴面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优雅高贵的妇人,穿着的依旧是今日凌晨乔婉见她时的那身衣裳旗袍,知性美丽。

    她停下了钢琴的弹奏,手指抚摸着上面的琴弦,安静温柔的模样和平日里判若两人。

    乔婉走进去,站在她身边的不远处,目光掠过钢琴落在了乔安夫人的身上。

    “乔雅还在医院,你不去看看?”

    “你能出现在这里,便说明乔雅的伤势不重。”

    乔安夫人淡淡地回答道,乔婉冷笑一声,

    “你真冷血。”

    乔安夫人不以为然,她站起身,手依旧放在了钢琴上面,目光落在了乔婉的身上,

    “这样你都能活下来,还真是让我惊讶……”

    “砰!”

    乔安夫人最后的语音湮灭在了乔婉的枪声中。

    女子的神情已经冷漠了下来,黑洞洞的枪口如同她此刻脸上阴戾的表情一样。

    子弹打在乔安夫人身后的墙壁上,露出了一个灼黑的洞,此刻正冒着烟。

    乔安夫人脸色未变,乔婉冷淡愤怒的眼神和她对视着,

    “那是乔雅!是你的女儿!你这样冷血无情,就不怕伤了她的心吗?”

    她厉声地呵斥道,为乔安夫人的无动于衷而寒心着。

    “她从未当我是她的母亲,乔婉,你只是呆在乔家三年,却将她调教地很好。”

    听出了乔安夫人话语中的轻蔑和嘲讽,乔婉并不觉得她有任何的怜悯之处,只是失望地看着乔安夫人。

    乔安夫人抚摸着钢琴慢慢地走近乔婉,

    “对我来说,我的女儿,只有乔诺一个。”

    说到乔诺时,她的声音和语气明显温柔了许多,眼底也有了乔婉一开始进来时看见的那种濡慕和柔和。

    在抚摸着这架钢琴的时候,乔安夫人的动作轻柔和缓慢,好像在抚摸着一件十分心爱的物件一样,

    “乔诺的钢琴弹的很好,她总是懂我的心意,是我最骄傲的女儿。”

    这句话她不知说过一次,然而乔婉的目光却顺着这句话落在了乔安夫人手下的钢琴上,清秀的眉头微微皱着。

    这架钢琴,是乔诺的,她以前弹过。

    乔安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靠近窗子的地方,她的声音忽然之间变得哀伤起来,

    “乔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建一座别墅吗?”

    她看着乔婉,认真地询问道,乔婉却疑惑地看着她,然后乔安夫人冷笑了一声,有些愤怒,也有些失落。

    她打开了窗子,窗子外面的景色并非乔婉来时看到的那样宁静,反而有些凄凉和阴森。

    窗子的不远处,竟然是一座墓园。

    “你来的时候,不觉得这座山很熟悉吗?乔诺,她就葬在这里啊,司漠应该带你来过吧。”

    什么。

    乔婉惊得后退了一步,手中的枪几乎要拿不稳。

    她紧紧地盯着窗外的那座墓园,她想要走过去,但是脚步却好像生了根一般。

    乔安夫人冷漠地说道,

    “乔婉,乔诺因为你死去,可是,你只拜祭过她一次吧。”

    有些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乔婉闪躲起来,乔安夫人站在窗边,眸光清冽,

    “乔诺你尚且这样无情,更何况是乔雅。”

    “我……”

    “砰!”

    忽然,不远处一道枪声响起,一颗深褐色的子弹在空气中螺旋转着,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乔婉击射而来。

    “嗯……”

    躲闪不及,乔婉闷哼一声,身形踉跄地后退了两步,捂着肩膀倒下。

    鲜红色的血液从她的指缝中流出,很快染满了她的整个手掌。

    痛的倒吸了一口亮起,额头上出现了冷汗,脸上的血色也渐渐地褪去。

    她看着乔安夫人,咬着牙忍痛。

    “你埋伏了人?”

    “自然,我知道你不会死,也知道你会来找我,乔婉,你一向聪明,这一次竟然敢一个人来找我,你是不是,太信任我了。”

    乔安夫人冷笑一声,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轮椅的声音传入耳畔。

    一道身影坐着轮椅缓慢地出现在乔婉的视野余光处,

    “苏露,你也来了。”

    乔婉说道,坐在轮椅上的苏露好奇地睁着眼睛看她,听见了她的话,咯咯咯地笑着,

    “是啊,乔婉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乔婉泄了一口气,苏露被人推着轮椅走到了乔安夫人的身边,和后者一起,看着乔婉。

    乔婉的目光从苏露的身上移到了乔安夫人的身上,轻笑道,

    “看来你是真不把乔雅放心上了。”

    “乔婉!不要以为你有多在乎乔雅,要不是你,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乔安夫人忽然变得愤怒了起来,眼睛里冒着怒火,恨不得就此将乔婉燃烧出一个大洞来。

    苏露见状,不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哎呀,看来你们还没有继续谈完,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她说的这样煞有其事,却在离开房间的时候,忽然又转过身提醒着乔安夫人,

    “乔安夫人,气大伤身,你可别弄死了我的乔婉姐姐了,不然我还怎么接着玩下去?”

    她笑的这样天真又贴心,不知道她真面目的,还以为她是多么善良的一个姑娘。

    苏露并没有走开多远,她站在走廊的楼梯口,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带着防毒面具的人,有些恼怒,

    “你们怎么回事?不知道乔婉姐姐不喜欢太多人吗?还不给我滚出去!”

    “是!”

    下方排列整齐的人凛然说道,转身便退了一部分的人出去。

    外面人的声音自然也传到了房间内乔婉的耳中,她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肩膀痛的不能动弹。

    乔安夫人上前将她的手枪踢向了一旁,走近她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流泻出来的光芒凛冽骇然。

    乔婉嘲讽地一笑,

    “还想找你报仇来着,现在看来,倒是把我自己搭进去了。”

    乔安夫人冷笑道,

    “那是你蠢,乔婉,你也太容易相信人心了吧。”

    “我只是在赌,我以为你看在乔雅的份上,也应该不会将事情做的这样绝。”

    乔婉闭着眼睛,语调声音放的缓慢,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痛楚。

    乔安夫人蹲下身,修剪的完美精致的手指捏住了乔婉的下巴,眼底升腾着怒火,

    “乔婉,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我真的是,巴不得你去死!”

    “你真恨我。”

    乔婉说道,乔安轻勾了一下自己的唇角,露出的笑容有些惨淡和悲痛,

    “是啊,乔婉,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害死了乔诺,还害得我的乔雅变成了这个样子,你知道乔雅的第二个人格是怎样形成的吗?因为你死了,是你死了之后,乔雅才会有第二个人格的。”

    她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退了学,没日没夜地练着乔婉交给她的追踪术和枪法,甚至还去找了司漠,当着她和司漠的面射穿了靶子,说要成为司漠的助手。

    从那个时候开始,乔安夫人就知道了乔雅的不正常。

    她不像乔诺一样,每每出使任务,遇到暗杀的人,行事作风都有些乔婉的影子。

    是因为受到了乔婉的影响,乔雅才会变成这样的。

    “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现,害死了那么多的人,活该苏露想要你死,你真是一个害人精。”

    乔安夫人凑近了乔婉的耳畔说道,语调冰冰冷冷,却说出了她对乔婉那种刻入骨髓的恨意。

    乔婉微微闭着眼睛,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乔雅第二人格形成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

    乔安夫人松开了乔婉的下巴,站起身有些厌恶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乔婉,你走不出这里了。”

    乔安夫人的话音落下,房间的门便又被重新打了开来,苏露在门口,明明是早就等候着,却还是一脸自己把握的时间刚刚好的惊讶和欣喜模样,

    “哎呀,看来乔婉姐姐你们说完话了。”

    她笑道,笑容有些邪恶。

    “既然这样,就送你上路吧。”

    她的身后忽然窜出来好几个带着防毒面具的彪形大汉,举着手中的特种枪朝着乔婉步步逼近。

    这一次他们不再废话,而是直接开枪扫射,乔婉的身子在地上滚落了几个圈,用没受伤的另一只手捡起了地上的枪。

    “砰砰!”

    直接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其中的两人。

    苏露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坐在轮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乔婉和这几个彪形大汉厮杀着,眼底的光芒趣味然。

    “乔婉,你觉得你还能逃得出这里吗?还是认命吧,这里全是我的人。”

    苏露扬声对乔婉说道,看见她肩膀上的鲜血顺着手臂和指尖滑下,低落在地板上。

    眼底的嘲讽和轻蔑更甚,她笃定了乔婉离不开这里。

    乔婉听见苏露的声音,并不为所动,黑色的枪管对准了苏露所在的方向,似乎打算来个擒贼先擒王。

    苏露朝她露出了肆无忌惮地笑容,乔婉的攻击并没有打中,为了躲避身侧而来的子弹,她将整个身子猫在了钢琴的背后。

    苏露和乔安夫人在门口的位置,她们打算将乔婉截杀在这个房间内。

    乔婉,你就死在这里,陪着乔诺吧。

    乔安夫人看着钢琴背后的身影,无动于衷的表情。

    忽然,在这个时候,窗口的方向飞射进来了几颗子弹,它们迅速地解决掉了逼近乔婉所在位置的人。

    几道矫健的身影从窗口跃进,穿着迷彩的衣服,举着特制的枪支。

    这些人一潜入房间,便不管不问,直接开枪射击着,房间内仅有的几个人很快被击倒。

    苏露和乔安夫人脸色一变,慌忙朝着门口走去。

    乔婉蹲在钢琴一角的角落里,她的位置,正好能够看清楚从窗口跃进来的那些人。

    他们身上穿着的迷彩服,胸前都粘贴着特制的徽章,这个徽章,乔婉并不陌生。

    几个月前,她在司机的基地见到过。

    乔婉这样想着,忽然其中一人朝着自己走来,步伐稳健,站在蹲着的乔婉面前时,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之感。

    来人只露出了一双深邃的眼睛,俊宇的眉眼凝着浓重的不悦和恼怒。

    司漠。

    乔婉的眼睫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后者朝她伸出手。

    她递了过去,却被对方狠狠地握住拉近,撤下了遮掩面容的口罩,直接封住了乔婉的唇。

    离得近了,乔婉便更能够感觉到男人的愤怒,唇瓣被他咬的生疼,渐渐地开始有了血腥味。

    乔婉皱紧了眉头,却是不敢有着任何的反抗。

    “呵,乔婉,你倒是好样的啊。”

    男人冷笑且带着怒气的低沉声音传进乔婉的耳朵里,他隐忍着自己的怒火,但是眼睛里的凌厉光芒,连乔婉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乔婉轻声说道,却换来了男人更加不屑的一声愤怒冷哼。

    呵,这样的话她不止说过一次了,信她有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