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进击场的试炼》

第四十三章 了不得的修炼之路

    路遥从经脉中分出一小缕能量液,向淤青的皮肤渗透,莹白的能量液迅速进入肌理中的毛细血管,开始修复受损的肌肤。+杂∽志∽虫+

    內视下,路遥清楚的看见破碎的细胞重新焕发生机,颗颗饱满丰盈。

    她干脆从经脉中分出更多的能量液,打算将全身的毛细血管打通渗透。

    经脉中的能量液被消耗一空,可她觉得整个人更加轻松舒服了。

    路遥引导眉心的炁白鱼在经脉中游走,一圈下来,经脉中又充盈着莹白的能量液体。

    她突然间想起书中提到的一个词:周天。

    刚才所做的事,不就是将炁白鱼运行一个周天吗?

    路遥睁开眼,摊开双手。十根指头洁白如玉,仿佛易碎的工艺品。可她知道,这里面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坚不可摧。

    “我似乎发现了不得的修炼之路了…”路遥收起手掌,一张俏脸恢复如初,连身上的淤痕也光洁如初。整个人如剥了壳的鸡蛋,由内而外焕发出无限生机,“能量液体这名字不好听,嗯…干脆叫‘生力’。”

    生力:生机之力,生命力——人在母体中就存在的本源之力。

    ‘嘭’的一声,有人踢开了木板门。

    路遥盯着门口,冷声问道:“是谁?”

    背光的人走进来,嚷道:“哎呦,你真在这儿。害我一通好找!”

    原来是雄鹰的人。路遥这才知道,她不知不觉在木板房呆了一天。昨天约好,今天早上去约翰大叔的帐篷,结果她醉心修炼,一不小心忘记了时间。

    她和雄鹰的佣兵出去,边走边听:“你是不知道,早上团长等了半天没见你。就让我去找,我里里外外找了一圈。还是迪夫队长说你可能在这里,我才知道有这么个地儿。路,你怎么不住你们队里的帐篷,非跑到这简陋的木板房来?”

    路遥脸上带着歉意,喊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哥,毫无心理负担。毕竟她现在才十八岁不是:“杰森哥,让你费心了!”

    杰森听人家俏生生的小姑娘温温柔柔叫哥,脸上浮起一丝红润,他不自然地捎捎脑袋,结巴道:“没、没有,就是、是怕团长等着急了。”

    路遥笑眯眯道:“是我的错,辛苦杰森哥了。我这就进去向团长赔罪,再见!”

    她挑帘进去,见约翰和迪夫正在商议行车路线、巡逻、补给站等事宜,便静悄悄地站在旁边等候。

    许久以后,他俩商量的差不多了。抬起头,见路遥站在门边,约翰抓抓胡子,漫不经心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没说话?”

    正在收拾桌上上东西的迪夫闻言,毫不留情地嘲讽他们团长:“哟,团长。路什么时候进来的,您还不知道啊!您可是八级大剑士,别是年纪大了,耳朵不中用喽!”

    这段时间,路遥与雄鹰的佣兵混在一起,多少也知道一些这个世界的常识。

    九级尊剑士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整个吉克力斯大陆不足五十名。

    想不到小小的雄鹰佣兵团居然有个八级大剑士,那也是不可多得人物。

    路遥乖巧地答道:“怕耽误团长和队长商量正事,所以没有出声。”

    说完,弯腰鞠躬。

    语气诚恳的道歉:“非常抱歉!我没有守时,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希望,团长和队长还愿意教导我!”

    迪夫见路遥九十度弯着腰,背脊伸的笔直,只是头颅垂得低低的。他觑了一眼他们团长,心说:我看你拿腔作势到几时?

    约翰轻‘咳’一声:“身为佣兵,最重要的是讲信用!你今日可以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迟到,以后就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找借口,不努力。”

    路遥保持姿势,铿锵答道:“是!团长说的对,路紧记在心。以后一定在团长身边多观察,向团长多学习,一诺千金!”

    约翰的老脸一红,就连那把大胡子也遮不住了。

    迪夫实在绷不住,捶着桌子大笑出声:“哈…哈!哎…我的肚子。多多学习…学习什么,喝酒、吹牛?观察团长抠脚、不洗澡?艾玛!想想都惨不忍睹…”

    约翰恼羞成怒:“小兔崽子,我还是不是你团长?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路遥丝毫没觉着自己在拍马屁或讲笑话,叫谁来听,那都是多么平常的一句话。

    只怪迪夫脑洞太大,联想太丰富!

    路遥一本正经火上浇油:“迪夫队长确实没将团长放在眼里!”

    “诶!路,你不厚道,你忘了前几天是我给你,天天送饭了。”

    “当然没有忘!队长是将团长放在心里。”

    “嗯、嗯。放在心里!路说出了我的心声。”

    “团长,队长,我可以起来了吗?”路遥抬起头,目光囧然地望着两个不靠谱的领导,可声音里却满是认真,“我真知道错了,认罚!”

    两个不靠谱的领导对望一眼,都在彼此目光中看到欣慰。

    “站直了!劳资从来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你也不能随便弯腰!”

    “是!”

    “流浪者营地往西20英里用一个峡谷,那里是赤澜兽的巢穴。罚你给我弄回来一颗赤澜兽的蛋!迪夫,事情差不多处理完了,你陪她一起去。”

    迪夫双眼发亮,满口答应:“好好。赤澜蛋,想起来都让人哗哗流口水…”

    约翰团长假公进私的面孔,被手底下的吃货队长无意间出卖干净。路遥心里高贵冷艳吐槽:上梁不正,下梁歪——除了她,一屋子吃货!

    两人骑着长颈奔前往赤澜兽的巢穴——裂缝峡谷。

    裂缝峡谷就像是广阔苍茫的洛伽尔平原上的一道伤疤,于勇士而言,伤疤就是勋章。

    “裂缝峡谷中的赤澜兽是4级妖兽,它们以此为巢穴孵化幼崽。峡壁笔直陡峭,深不见底,可以很好的保护产下的蛋,不被其他妖兽吃掉。一般赤澜兽会留下5—8只成年兽看护巢穴,其他都出去很远的地方觅食,等到幼崽快孵化才会回来。”

    迪夫对站在峡谷边的路遥介绍情况,路遥探出脑袋向下张望,底下一片黑暗。下方忽然传来声响,两人一起向后跃去。只见一股飓风喷薄而出,携裹着热气冲向天际。

    眼前直冲云霄的气墙,声势惊人。隔得老远,衣裳还被吹的猎猎作响,发丝飞扬。自然之威足足咆哮了2分钟多钟才逐渐停息。

    等一切归于平静,迪夫接着说道:“这是峡谷底部的热浪飓风,大约每隔8小时喷发一次。你有三天半的时间用来完成任务,我先带你下峡谷走一圈。”

    ------题外话------

    多谢收藏此文的亲亲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