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神医小凰妃》

做好算计

    苏沉央今天过来还有件重要的事要问,那就是苏玲儿的情况,她倒要看看苏凌天到底要怎么救他心爱的女儿。≌杂≯志≯虫≌

    “听下人说,苏凌天正四处寻找救命药和能救人的炼药师,苏玲儿现在的命也是他用了特殊手段,暂时保了下来。”

    大长老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沉央,虽说她这次下手重了些,但那父女俩也是活该,不过,他觉得苏沉央现在是又有什么想法啊?

    见苏沉央不说话,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大长老憋着话,忍了很久,最后终于憋不住了,问道:“丫头,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

    苏沉央勾勾唇,“这都被大长老爷爷看出来了,计划确实有,不过要再等会,您先派人去打听一下苏凌天那边的情况,我们稍后再做打算。”

    见苏沉央卖关子,大长老实在想不通她要做什么,就只能先办事了。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打听情况的家丁回来了,他告诉大长老和苏沉央,苏凌天从早上到现在开始已经找了不少的炼药师,但对于苏玲儿的情况他们都束手无策,第一,他们的资历不够,炼不出救苏玲儿的丹药,第二,听下人说,有一个炼药师资历倒是够了,可那救命的丹药,偏偏缺了一味稀有药材。

    苏凌天派人跑遍了各大药铺还有拍卖场,甚至连黑市都找遍了,就是没能找到那种药材,他现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正急的团团转。

    苏沉央双手抱胸,心有成竹的说道:“我猜他们要炼的丹药名为太虚丹,而最后缺的那味药材则为太虚藤。”

    太虚藤,一种稀有药材,同时,它也是一种常见毒药,能作为炼药用的太虚藤必须年限达到两千年才行,而没有达到年限的则含毒,若不慎服下者会七窍流血而亡。

    那家丁马上向苏沉央投去佩服的目光,“大小姐说的对,他们现在就在寻找这味叫做太虚藤的药材。”

    大长老挥了挥手,家丁退了下去,人走后大长老才好问,“丫头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据他所知,苏沉央从来没有看过医书,也没有学过炼药,就算是那男人教的,也不可能一时间懂得这么多吧?

    “大长老爷爷日后自然会知道的,对了,我要去拍卖场一趟。”

    苏沉央的嘴角挂起一抹邪恶的弧度,苏凌天不是要这太虚藤么?那她就给他送去,不过要看他舍不舍得花钱了。

    大长老还是有点不明白苏沉央的意图,追问:“丫头你去拍卖场做什么?要不要慕羽陪你去?”

    苏沉央无奈的回过头,看来还是得告诉这老头子才行,不然他就算想破了头也不会想到自己想做什么的。

    “大长老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苏沉央将储物戒里的太虚藤拿了出来,放在自己的掌心示于大长老面前。

    “这是可以入药的太,太虚藤?”大长老揉了揉眼睛,就怕自己看错了。

    “对,大长老爷爷好眼力,这下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吧?”苏沉央邪恶一笑,将太虚藤收了起来。

    大长老回复了一下状态,这才说道:“太虚藤如此稀有,丫头你怎么得到的?还有,这东西价值太高,你可别便宜了苏凌天,看他把你给打的,若不是顾及他是一家之主,我当时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看着大长老一谈到苏凌天就气急败坏的模样,苏沉央心里微微一暖,“上次那追杀我的老头大长老爷爷还记得吧?他在噬魂森林里有一个秘密据点,那据点里种有很多的珍惜药草,都被我偷了…”

    直到现在苏沉央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道德的地方,偷光那老头的药草还是轻的,若实力允许,她一定会杀了他,这种人活在世间就是个祸害。

    “你这丫头…”

    知道苏沉央说的那个人是逆天行,苏傲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在想呢,为什么那天那老头会如此气急败坏的追着一个小丫头不放,活像苏沉央杀了他全家的模样。

    “那我先去了,还麻烦大长老爷爷帮我多多留心玥的情况。”

    苏沉央朝大长老点了点头,现在到了大中午,不能再耽搁了,拍卖场一般都是傍晚时开拍,还有就是,昨天苏沉央注意到,苏凌天在苏玲儿身上的穴位点的那几下,实则是为了封住她的筋脉,让她的生机不再外泄,并不是大长老所说的什么特殊手法,不过这一招并不能维持多久,到时若没有救命的药,苏玲儿还得翘辫子。

    苏沉央虽不喜苏玲儿,但跟金币比起来,苏沉央还是觉得坑苏凌天一笔比让苏玲儿死来得更痛快…

    正当苏沉央走出大长老院子时,二长老苏傲云来了,见到正在往外走的苏沉央,二长老脸上带着些许担忧,急忙走到了苏沉央的面前,“丫头,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有没有事?你现在是要去哪?”

    苏傲云看,苏沉央这不是要回她自己院子的方向,那她这是要去哪里?

    “拍卖场,二长老爷爷有兴趣跟我一起么?请你看一场大戏如何?”

    反正大长老那边也没什么事,苏沉央要去的拍卖场是苏家的产业,正好现在有个熟悉拍卖场的人一同前去。

    他之所以选择去苏家的拍卖场,这其中也有她的用意,只有这样才能让苏凌天最快接到消息,然后把钱准备好,让她大坑一笔。

    “看戏?”

    二长老将信将疑的看着苏沉央,见她鬼灵精怪的模样应该是没事,苏傲云眼中的担心也淡去不少,随后点了点头,他倒要看看这丫头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差点忘了这件大事!”

    苏沉央拍了拍脑门,扯过二长老的衣袖掉头往自己的院子走。

    二长老不明所以,任由苏沉央拉着回了她的院子,然后再被她好一阵折腾。

    “来,二长老爷爷对现在的自己可还满意?”苏沉央递过一块镜子,一脸兴奋。

    二长老从头到尾一脸懵逼,接过镜子一照,差点吓得跳起来,这镜子里的人哪还是自己,明明就是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啊?

    “皱纹没了,头发也黑了,真有我当年的风范,小丫头懂的东西可真多。”

    二长老一边欣赏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叹息,真是岁月不饶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