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老大,你老婆又活了》

047、该改口叫老师了

    “是华老回来了?”夏雅刚做好饭,听到外面的动静,一下子从厨房跑出来,在看到华老一副见鬼的表情,她愣住了。≒杂﹤志﹤虫≒

    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声音,让华老立刻清醒过来。

    再次看向眼前和梦境中的一样,顿时,他明白过来,曾经看到的一幕,只是有些相似,却不是一模一样,反而是眼前看到的一切,才是一模一样,只是,眼前的两个女孩,她们是好姐妹,不是小姐和丫鬟。

    为此,华老走到旁边,看向外面的精致。

    范语曼和夏雅相视一眼,心理怕怕的,不过,她们还是乖乖的跟在后面走过去。

    只是,华老许久的沉默,范语曼和夏雅心底的不安时,无意中看到外面的精致,一时间被吸引。

    不由的感叹,原来从这里看到整个华庄,震撼眼球的同时,还震惊的发现,从这个角度看华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华老扭头,看到范语曼那震惊的样子,楞过之后又笑了。

    “你看到什么?”

    明明眼前有范语曼和夏雅,可是,在华老的眼中却只有范语曼一个人。

    夏雅是一个有眼力的主,看到这一幕,她觉得自己该离开,可,又有些担心,冒然离开不好,为此,只能尴尬的待在原地。

    范语曼被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惊醒,看向眼前的华老,一身白衣,如果换上古代的衣服,也许,他会比电视中的各种美男还要出色,看着,看着,她的心猛然震了一下。

    夏雅一看这两人的眼神,怎么都怪怪的,担心,有人会错放真心,只好悄悄的在背后砰了范语曼的后背一下。

    范语曼立刻清醒过来,看向眼前的华老,激动的上前行礼,“多谢华老肯收我为学生。”

    “该改口叫老师了。”

    范语曼的脸不由得一红,立刻开口,“老师。”

    “我知道,你对我会收你们为学生,存在着很多疑问,你们也听到了很多,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外面说什么,你们不用在意,毕竟,你们不是活在别人的口中。”

    “老师,我知道收我为学生,让你为难了。”范语曼知道,改变了华老自己定下的规矩,相信,外界对华老的评价,也会有些影响。

    “你们两个的表现让我满意,破例一回也无妨。”

    范语曼还想要说什么,却看到夏雅旁边使眼色,这才停下来。

    华老并不在意他们之间的小动作,看了一眼范语曼,然后看向窗外,再次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简单的几个字,范语曼似乎感觉到在清净的山谷中,听到了回音。

    范语曼的沉默,让夏雅不得不刷一下存在感。

    实在是这画面太过诡异,她真的太担心,范语曼被华老勾魂,想到自己知道关于华老的传闻,那么,范晓曼的小命就危险了。

    “老师。”

    “大胆说。”这一刻,华老似乎才看到了夏雅这个人。

    夏雅也不在意,直接把看到的说出来。

    范语曼跟着开口,“俯视和仰视的视角不一样,看到的情景自然跟着不同。”更想说的是,怪不得一般看不到华老的踪影,原来都在这上面偷看。

    就在这时,脑中再次蹦出景子轩说的那话,不知道为何,她的心突然开始变的紧张,一时间想不出来这到底是为什么,总觉得,景子轩说的那话,似乎并不是警告那么简单。

    华老对他们的回答很是满意,后来又交代了一下,无非就是,他喜欢安静,让他们在这里不要太闹腾。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范语曼和夏雅两人也都安静的待在第一重学习,似乎他们表现的良好,得到华老的允许,可以自由的出入书房,为此,好奇了许久的他们,终于可以走进书房的时候,激动的不能言语,只是,在踏进书房的那一刻,看到眼前整面高大十几米的书架,而且这样的书架还有二十多个,顿时,看了许久,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三天后,范语曼和夏雅终于从开始的震惊恢复过来,他们每天除了基本的吃喝拉撒之外,整天都泡在书房。

    这天,范语曼原本正在书房中练毛笔字,突然尿急,从里面跑出来,刚好看到对面的华老。

    不知道自己变成一张花脸的她,恭敬的开口,“老师。”

    “画画了?”华老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语气中有难以掩盖的笑意。

    夏雅听到动静,立刻从书房出来,刚开口叫了声“老师”在看到范语曼的样子,差点笑岔了气。

    开始,范语曼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看到就连华老也努力憋笑的样子,她立刻拿出手机,连手机都不用打开,直接从屏幕中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顿时瞪了夏雅一眼,而就在这时,看到华老竟然适时的退后一步,让范语曼胆子开始大起来,追着夏雅开始闹起来。

    华老看着两个丫头围着他闹起来。

    想到不久前,看到他还有些害怕,这才多久,竟然转变这么快。

    只是,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意,似乎,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这一刻,有些嫉妒。

    欢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她们每天如同海绵一样,总是有吸取不够的知识,为此,每天的时间都过的非常充实。

    这天,范语曼在床上翻滚到半夜,怎么也睡不着。

    这都多久了,她还是没有适应这冰冷的床,反而是夏雅每天睡的如同一个小猪似的,真不知道她那小身板怎么抗住这样的大冰床。

    看了睡的正香的夏雅,范语曼干脆抱着被子在躺在地上。

    地面硬邦邦的,范语曼却很快睡着了。

    清晨,又是美好的一天。

    范语曼收拾好自己,刚走出门,看到夏雅已经把早饭都准备好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这时,看到夏雅看过来的眼神,瞪了对方一眼,这才往华老的门口走去。

    站在门外,轻轻敲了两下门,“老师。”

    “进。”

    范语曼一愣,和不远处的夏雅交换一个眼神,范语曼这才硬着头皮走进去。

    原本担心华老还在睡觉,可,进门去看到华老已经处理了很多文件了,这时,范语曼不知道的是,一半的事物都是由徐子安来处理,能送到华老这里来的都是华庄的机密。

    如果范语曼知道都是机密,打死她也不会进来,更不会在很久以后,让别人以这个为借口,对她要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