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将门女公子》

第十九章 男儿有泪

    那人理所当然的扬着下巴:“这附近多有野兽出没,我留在这里也好给苏兄弟警戒着。﹣杂∩志∩虫﹣”

    “不必了,我是个战士,不会在上战场之前先被野兽咬死的。”

    苏锦钰毫不留情的拒绝,那人也不坚持,无所谓的耸耸肩,道了句“多加小心”便转身离开。

    苏锦钰松了口气,等那人身影消失在树林里,正要起身去穿衣服,冷不防那人又鬼魅一般闪身回来:“难道苏兄弟就不想知道我叫什么?”

    苏锦钰慌忙又把身子沉入水底,恼怒的看着他,语气微冲:“敢问兄台贵姓?”

    “秦牧朔。”

    那人抿唇一笑,月光下唇畔弧度说不清的暧昧缱绻,苏锦钰一时间看迷了眼,等回过神来,面前已没了人影。

    秦牧朔?苏锦钰喃喃把这名字在唇齿间重复了两遍,冷哼一声,浑不在意的穿好衣服,把**的长发胡乱绑在脑后,抱着换下的衣服回了军营。

    路过马厩时,苏锦钰想起那天在这里遇见曹匡的情形,下意识往里面看了一眼,谁知这一眼便又看见曹匡孤零零蜷缩在战马身旁,睁着眼呆滞的看着前方。

    “喂!”

    陷在自己思绪中的曹匡被人猛的一掌拍在肩上,吓得浑身一哆嗦,警惕的抬头,看见是苏锦钰,神情松懈下来,低垂了眼睫低声道:“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苏锦钰见他神情落寞,嘴角还有干涸的血痕,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故意伸出一指抹抹鼻子露出嫌弃的神情:“那些家伙身上味儿太重了,我找了别处自己洗澡。你呢,这么晚了,你是打算在这里常住?这些马能听懂你的心事?”

    “有时候这些不会说话的畜生比那些人要可爱多了。”

    曹匡伸手抚摸着战马的鬃毛,战马温顺的低头在他颈侧蹭了蹭。

    苏锦钰默不作声,片刻后摇摇头,翻了进去同曹匡坐在一起,倚在松软的草垛上,看着满天繁星。

    两人谁也没说话,气氛安宁静谧,直到苏锦钰听见耳边细细碎碎压抑的声响,才狐疑的扭头看着曹匡。

    “你怎么了?”

    曹匡别过脸去,抬起胳膊狠狠抹了一把,粗声粗气吼道:“我没事!”

    “你哭了?”

    “你才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苏锦钰也不追问,转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肩膀挨着曹匡的肩膀,微微闭了眼。

    “你说,这世间人真的是尊卑贵贱有别吗?”

    半晌,他听见曹匡哑着嗓子低声问道。

    “为何出身低贱的人就活该受人欺辱,分明他什么恶事也没有做过,甚至一心想着为黎民百姓献上自己的一切,可是这世间却一次次的折辱他。而那些,那些出身显赫的草包,耀武扬威仗势欺人,却活的如鱼得水,凭什么!”

    曹匡激动地一拳砸在地上,苏锦钰心一颤,转头看去,就见月光下曹匡脸上满是斑斑泪痕。

    “会改变的。”

    他轻声道。

    曹匡恍若未闻,呆呆看着星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