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霸道狼君欺上身》

第十五章 往事不堪回首

    两人正在拌嘴,有人高声喊了一句“庄主到!”墨千尘和李杨马上停止了争吵,都朝外面看过去。≧杂≮志≮虫≧

    一个银色长袍,英气逼人,面如冠玉的青年自信踱步而来。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子风雅,腰间系着一块血色玉佩。见到墨千尘,抱拳道:“不知狼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墨千尘欠身回礼,答了句客气。

    兰陵生又看向李杨,问道:“不知这位姑娘是?”

    李杨起身,微微一福身,回答道:“小女子李杨,邬城人士。见过兰庄主。”

    “原来是邬城第一才女李杨,李小姐。失敬失敬。”兰陵生非常的谦卑的样子,又赶紧请他们坐下。自己去了主坐。

    “近日,君来镇多了两个大盗,一个窃财,一个采花。两人的轻功都着实厉害,我晓韵山庄也在尽力抓捕这两人,可惜至今无所获。我也是因为这件事,颇感头疼,这才怠慢了两位,还望海涵。”兰陵生叹息道。

    “那采花大盗可是要配短刀?”墨千尘问道,“一把精致的短刀,而且他的轻功就是为了刀法而练。”

    “我也与他交过手,正是如此,莫非狼主已经见过他了?”兰陵生诧异地问道。

    “何止是见过?”李杨开口说,“那名采花贼已经死在了狼主的纵云斩之下。尸体就在晓韵山庄前半山腰。”

    “哦?即是如此,我当派人将尸体给取回来,明日在君来镇示众,也好还百姓一个安宁。”兰陵生说着,立刻吩咐人去找尸体。

    墨千尘坐得难受,可他动一下,李杨就白他一眼,墨千尘是哭笑不得。他就是一土匪山贼,可没有那么多规矩,要这么好好地端坐,他还真是不舒服。

    “狼主,一年不见,你的纵云斩还是这么厉害,独步江湖啊。”兰陵生抱拳道。

    “还行吧。”墨千尘模糊地回答,“兰庄主,我追了这丫头一天,着实累了,还是给我安排房间吧,我要休息了,要是有好酒的话,那就更好了。”

    “是是是,我疏忽了。”兰陵生慌忙说道,“看狼主远道而来,兰陵生顾着高兴了,那就先去休息,明日你我可一定要喝个痛快!”

    墨千尘笑着点了点头,兰陵生马上让人安排李杨和墨千尘去上好的厢房歇息。自己则是表示要亲自去看看那个采花贼,墨千尘也不多说什么。

    兰陵生让人给他送了酒,墨千尘也就坐在桌子旁喝了起来。忽然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墨千尘想也不想就知道是李杨,说了句进来。

    李杨推开门进去,又好好地关上了。在墨千尘跟前坐下来,说道:“怎么这么晚了,你还要喝酒?都不怕喝死的吗?”

    “屁话。”墨千尘回答道,“我的马让小伍那小子骑走了,一整天都在用轻功追你,我累啊,不喝两口,能睡得着吗?”

    “诶,看来你轻功不错啊。”李杨笑着回答。

    墨千尘看着她翻了翻白眼,说道:“丫头你搞错了重点了吧?算了,说,你来找我干什么?大半夜的,寂寞了?”

    “正经点。”李杨敛了笑容,很认真地跟他说,“我觉得这个晓韵山庄的庄主有问题。”

    墨千尘差点一口喷了出来,这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你哪里来的推断啊?”

    “采花贼啊。”李杨如实回答,“那个采花贼为什么会这么胆大,敢在晓韵山庄门口动手,你不觉得奇怪吗?还有兰陵生,表面上客客气气的,但我总感觉这个人好像哪里不对劲一样。大晚上的,尸体有什么好看的?让下人抬回来就是了,明天可以处理,但他非要亲自等着。”

    “想知道为什么吗?”墨千尘看着她问。

    李杨很肯定地点了一下头,“想。”

    墨千尘就跟她说起了兰陵生的事情,在一年前,晓韵山庄的庄主并不是兰陵生一个人,还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夫人,名叫庄晓韵。这座山庄就是兰陵生为她而建造的。

    庄晓韵喜欢夜明珠,兰陵生就在木桥上镶嵌上无数的夜明珠,庄晓韵喜欢莲花,他就为她建造莲花池。总之,只要是庄晓韵喜欢的,想要的,兰陵生都会给她。

    兰陵生对庄晓韵的爱,简直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而这个庄晓韵是江湖上公认的大美人,当年许多人追求她,都被她拒绝了。她唯独看上了文武双全,儒雅有风度的兰陵生。

    两人在晓韵山庄本来是神仙眷侣,生活得很自在,可有一天,忽然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谎称自己是过往的客商,其实他是江湖第一采花大盗—黄埔愁。

    传说中,黄埔愁轻功绝世无双,而且他的剑法非常精妙,只要是他出手作案,没有人能抓到他。黄埔愁也是因为玩腻了那种偷偷摸摸的做法。

    想要换一种玩法,那时候的兰陵生,傻傻的,眼中只有庄晓韵,根本没发现黄埔愁的真实面目。可庄晓韵很聪明,被她发现了这个黄埔愁不对劲儿的地方。

    但她来不及揭穿黄埔愁,被黄埔愁设计陷害,黄埔愁骗走了兰陵生。然后强行糟蹋了庄晓韵,并且告诉她兰陵生已经被他关起来,快折磨死了。

    告诉她的地点,是一间破屋子,黄埔愁已经抓了君来镇的好几个强壮的男子,喂他们吃了春药。不知所以的庄晓韵以为兰陵生被关在里面。

    冲进去之后,后果可想而知。卑鄙的黄埔愁又故意通知了这些男子的妻子,还有其他村民。那几个男子清醒之后,自知犯了大错,糟蹋了晓韵山庄的夫人。

    他们有多少条命都不够死,于是异口同声说是庄晓韵放荡成性,勾引他们。庄晓韵百口莫辩,自己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生无可恋,任由村民浸了猪笼。

    兰陵生是被黄埔愁骗了去找一种药材,回来的时候,庄晓韵已经死在了君来镇外面的天泪江里面。一开始不知道真相的兰陵生,以为真是庄晓韵不检点。

    就开始放逐自己,四处游荡,后来遇到了黄埔愁,黄埔愁故意告诉他真相。兰陵生气愤难平,却一直都被黄埔愁耍着玩。论武功,轮聪明,他都不是黄埔愁的对手。

    “后来呢?”听得入迷了的李杨,忽然又对兰陵生很是同情。“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兰陵生后来杀掉了黄埔愁了吗?”

    “以他的武功,恐怕这辈子都难。黄埔愁的剑法太厉害,连我都险些招架不住。”墨千尘回答道。

    李杨马上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了,你说兰陵生放逐自己,他是不是在凝寒山遇到了黄埔愁?也是在那里遇到了你?”

    “聪明。”墨千尘夸奖了一句,然后接着说,“没错,他在凝寒山遇到了黄埔愁,被百般凌辱,后来小伍发现了他。我出手救了他,他求我杀掉黄埔愁,以后愿意给我为奴为仆。我让他告诉我事情的始末。”

    “然后你也觉得气愤难平,所以出手杀掉了黄埔愁?”李杨接过他的话茬说道。

    “差不多。”墨千尘又喝了一杯酒,才说道:“我不过是看不惯黄埔愁卑鄙无耻,还这么玩弄一个不如自己的人。让他死在我的剑下,我也有些委屈啊。”

    李杨摇摇头,她其实看得出来,墨千尘很是同情兰陵生,否则他也不会在自己误会了兰陵生的时候,特意告诉自己这些。墨千尘就是一个死傲娇。“好吧,难怪他这么痛恨采花贼。我明白了,不胡乱猜测了就是,你少喝点,我去睡觉了。”

    “要不坐下来喝一杯?”墨千尘笑着问。

    李杨看了看墨千尘,咧嘴笑着说道:“这么大一匹色狼在旁边,我不胜酒力,可不敢喝,可不敢喝。”

    墨千尘无奈地笑了起来,看着她出去了,才说道:“小羊啊小羊,我觉得你越来越让我喜欢了呢。这可怎么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