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约风的夜晚》

有约的风景

    风景与人也是一种缘分,不是所有人的视角都一样,视觉不一样,美感不同,时间不同,注定场景不一样。↓杂『志『虫↓就如人生,你经历的人未必他人会心有感触,你曾拥有的也未必就是他人认为最美的。再美的风景没人欣赏它也只能是虚设,再不起眼的事物有人欣赏它就会鲜活成画。

    ——韦德

    2019·2·7夜有感薰衣草的风睡了吗?

    星月朦胧

    你已安然入睡

    不曾想是走在你的梦乡

    我悄悄的

    悄悄的

    不惊动荷塘的涟漪

    悄悄的

    不惊醒你的呢喃

    就静静的站在你面前

    细细解读你

    轻微皱起的眉头

    还有你

    那微带笑意的嘴角

    我悄悄伏下身

    偷走你的甜美我又来了,在你的清早

    这个世界好安静

    风是我随身的小厮

    在我路过的,你的路上

    挥洒

    点点滴滴

    薰衣草的芬芳

    如梦神

    精心你的梦境

    爱你

    渗入你的每一次心跳

    不曾遗漏每一处碰触早安,亲爱的

    风,有点寒

    我来唤醒你的温暖

    在薰衣草飘香

    衣袂沾露

    浅笑眉梢的回眸读着这首冰儿发来的小诗,韦德觉得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有些像风一样,缓缓的似飘过手心里的温柔,浪漫得心都醉了。更仿佛像冰儿的心,总是飘忽不定,却又让人无法割舍。

    大年初三那晚,韦德又习惯的跟冰儿聊上了。相同的兴趣爱好成了共同的话题,聊到蔡琴的歌时,又聊到了歌词和写作。

    “爱写文章的话给个账号让你写,就是专业性太强。”

    韦德似乎也并不以为冰儿的文笔有多好,只是专业习惯他就这样的说明了。

    “我有点不受束缚,太规矩的文本写不动。我写文章是灵感一来就一气呵成,很少修改。”

    “我知道你们有一个公众号,都是旅游音乐一类,或者你说的是这吧。”

    冰儿看过韦德写在那个公众号里的文章,知道他提到的一定是这。

    “都文绉绉的,一看是女人写的。”

    “写文章那得要修改,除非自己看。”

    韦德不喜欢看没有灵性的文章,感觉看的寡味。他更愿意写的细致让读者记住文章的灵魂。

    “那我来写,你来改,可好?”

    冰儿想了想问着韦德。

    “不敢当。一改成男人写的了”

    “当然,若是写成蔡琴那歌里的词儿,那是好作品了。”

    韦德喜欢那样的入微贴切。

    “嘁”,冰儿有些不附和。

    “嘁”,韦德也不甘示弱的怼上了。

    “如《三年》、《红泪》,当然了,那是姚敏他们的好作品了。”

    这些一定都是韦德尊为上品的作品了。但冰儿相信自己写的一定也能让韦德有所触动。

    当这首小诗轻轻飘出,韦德已被一份欣喜感动了,他眼里闪烁着一丝亮光,冰儿的小诗,竟然促使了他萌生想要抓住这颗飘浮在半空的玻璃心,那刻的书房里蔡琴的《一千个春天》里又燃起了已沉默许久的激情。

    “这样的可好?”

    “这是我为香村的薰衣草单方精油而写的。”

    “有时候感觉有点疯疯癫癫”

    冰儿有点自嘲自己。

    “是吧?不过我愿意读,但就是好像女人心收不住似的。”

    “文学可不就是疯疯癫癫的人写的吗?”

    韦德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的。

    “改成两段歌词儿试试看呗”

    韦德已等不得,迫不及待就进入了状态。

    第一段:睡了吗?

    星月朦胧

    你已安然入睡

    不曾想是走在你的梦乡

    我悄悄的

    悄悄的

    不惊动荷塘的涟漪

    悄悄的

    不惊醒你的呢喃“接着”

    冰儿看后催着。

    “下面的文字改成第二段,格式相同”

    “改来看看”就静静的站在你面前

    细细解读你

    轻微皱起的眉头

    还有你

    那微带笑意的嘴角

    我悄悄伏下身

    偷走你的甜美我又来了,在你的清早

    这个世界好安静

    风是我随身的小厮

    在我路过的,你的路上

    挥洒

    点点滴滴

    薰衣草的芬芳

    如梦神

    精心你的梦境爱你

    渗入你的每一次心跳

    不曾遗漏每一处碰触早安,亲爱的

    风,有点寒

    我来唤醒你的温暖

    在薰衣草飘香

    衣袂沾露

    浅笑眉梢的回眸

    醒了吗?

    香草芬芳

    我已(怡)然醒来

    ……“第三段才什么什么爱了吗,来个总结、升华,最好是先写景,后抒情。如何?”

    韦德突然觉得自己也开始驾驭不了这样的文字,问起了冰儿。醒了吗?

    当发梢沾香

    我已惊醒在晨光里寻找你

    那落入凡尘的紫衣背影……

    醒了吗?

    当发梢沾香

    我已惊醒在晨光里寻找你

    那落入凡尘的紫衣背影……爱你

    渗入你的每一次心跳

    不曾遗漏每一处碰触

    早安,亲爱的

    风,有点寒

    我来唤醒你的温暖

    在薰衣草飘香

    衣袂沾露

    浅笑眉梢的回眸“我在电脑上不好弄,你把这段的(爱你)拉入下一行”

    冰儿丢给了韦德。

    “好,稍等”

    “香草本就是薰衣草,不必重复”

    冰儿提醒着韦德当发梢沾香

    我已惊醒在晨光里寻找你

    那落入凡尘的紫衣背影……

    爱你

    渗入你的每一次心跳

    不曾遗漏每一处碰触

    早安,亲爱的

    风,有点寒

    我来唤醒你的温暖

    在薰衣草飘香

    衣袂沾露

    浅笑回眸的芳香

    ……

    “睡着了?”

    冰儿见许久不见动静随口就问。

    “加了一个爱你,把两段对应起来看看?”

    “好”

    “还睡个啥呀,改文章清醒得很!”

    韦德融入了许久以来不曾拾起的激情中。

    “整合所有段落看看”

    “稍等”

    “那么喜欢改,有的是可以给你改的。”

    冰儿戏虐这时已经有些憨憨的韦德。

    “嘁”

    韦德依然的怼着,却并不说话。

    “佛说”

    “还要吗?”

    “都不长”

    冰儿发出了自己又一首小诗《佛说》睡了吗?

    星月朦胧

    你已安然入睡

    不曾想是走在你的梦乡

    我悄悄的

    悄悄的

    不惊动荷塘的涟漪

    悄悄的

    不惊醒你的呢喃醒了吗?

    香草芬芳

    我已(怡)然醒来

    不曾是想留恋你的唇齿

    我轻轻地

    轻轻地

    不惊动爱人的梦境

    轻轻地

    不惊醒你的爱情爱你

    当发梢沾香

    我已惊醒

    在晨光里寻你

    那落入凡尘的紫衣背影爱你

    当唇齿相依

    我已离去

    在原野间找你

    那落入凡尘的紫衣背影“剩下的文字也不错,单独弄一篇短的呗。”

    韦德意犹未尽。

    “(你这是不让人睡了吧?)”

    “其他两篇今晚先不弄,不让人睡觉吗?”

    “你不是眼睛发亮吗?继续呗”

    冰儿的精怪脾气又上来了。

    “你这是故意的。我要吃宵夜……(嫌我头发掉的不够是吧?)”

    此时已是凌晨01:21,隔着屏幕却依然没有感到一丝睡意,空气里弥漫着记忆以来都不曾拥有的灯下温馨陪伴……

    当互道晚安成了不舍的必然时,竟然在反复的再一次重复中真正进入了睡眠。凌晨四点多下起大雨,冰儿听的雨声起来关窗,不小心手指拉倒了香薰炉碎了一地,盏里的精油泼了,瞬间月见草的香飘满了整个房间,甜丝丝的……

    关好窗冰儿身上都已淋湿了,冷冷的感觉,迫使她不及换衣就躲进了被窝。这早醒来,莲雾枝头上叶片饱足的低下了头,蔷薇被惊得花容失色煞白了许多,茉莉那些有些弱小的几个花苞竟也膨胀了很多在努力的顶着水滴,唯有那君子兰因为屋檐的遮挡没被雨淋着,依然的怒放着……

    这天大雨终于在没有了限制的季节里释放着蕴藏了几个月以来的威力。大雨终于在午后渐渐小了,天空却依然的灰蒙蒙,纱窗外水滴累了似的在玻璃上慢慢地滑着道道,空气里满是那股熟悉的潮湿,窗外不远的路上撒满不知是被雨打落还是飘落的花瓣,一地的粉嫩粉嫩;有个女孩在雨中打着伞正经过那几株盛开的紫荆,几片花瓣飘落在了她的伞上又滑了下去,而她竟没有留意到……冰儿的嘴角微微扬了扬,眼里竟模糊了……她想起了深刻在记忆里的那个梦境,那场景依然在每个细雨蒙蒙的时候碰触着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那模糊得始终看不清的脸,那似乎融入花香里的身影却被那柔的化不开的轻声烙印无数个细雨纷飞的独处世界里。一个细雨朦胧的傍晚,我独自一人走在宽宽的校园里。弯弯的校道两旁紫荆花树开满了花,伴着微微的春风不时柔柔的飘落几瓣粉红的花瓣,鼻息里飘散着些许清香;望着满天濛濛的细雨,我不禁闭上眼睛兀自沉浸在独我的世界里……

    有那么一刻我感受到有另一个人无声的向我靠近,气息很温柔,很安静,是个男人。我享受如此的温馨,不知过了多久,我的长发被人轻轻向后拨,我微启的双眼里看见了另一双深情的眼睛,“头发湿了……”

    不知何时,夕阳透过云层伴着细雨在紫荆花树下已为我寻到心的港湾,不相识的两人因这细雨的朦胧而彼此靠拢,更因为夕阳的世界里拥有彼此了解的温情;一弯呵护的肩膀,一句心疼的话语……

    从此,这个世界让我倍加珍爱,倍加呵护;还有那个爱我宠我温情的男人……

    ——2016·03·08记录你是梦里的那个人吗?何以声音如此清晰,何以身影那么熟悉,何以我被触动了……夜深了,冰儿再次被深夜浓浓的黑浸湿了藏在要强背后的柔弱里无力反击,她想:也许吧,也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