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穿成极品炮灰受[穿书]》

27.027

    为了出其不意, 季宁上来就用了杀招——万木飞花, 当然他也只会这一招。∏杂÷志÷虫∏

    季宁虽然没在战斗中使用过万木飞花,但是对自己的水平, 他心里多少有点数。那妖兽把三人逼的节节败退,虽说这三人可能之前就受了些伤才会这么惨, 但一阶巅峰的妖兽也不是他一招就能制服的。

    然而当万朵桃花纷纷向那火云兽飘去时,那妖兽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季宁眼睁睁的看着万千桃花化成利刃刺入了那火云兽的双眼。

    眼睛是火云兽的致命弱点,一旦穿透,立刻毙命。不只季宁, 就连另外三人都震惊了, 这是何等厉害的剑术啊!

    当然众人, 包括季宁自己也不知晓,这一剑威力之所以这么大,完全是因为他刚刚吸收了大量的血交乳, 身上还带着妖蛇的气息, 而他储物袋中又装着一只三阶巨蟒。巨蟒虽死,但毕竟是三阶妖兽,其气势还未彻底散去。

    所以季宁这一剑袭去时,火云兽瞬间便被震住,他才能这般轻易得手。

    众人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 林子恒摸了一把眼睛上的血迹,一脸兴奋的跑到季宁身边, 崇拜道:“李兄, 你的剑术精进的也太快了!” 林子恒这次是真的对季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一剑斩杀一只一阶巅峰妖兽,怕是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做到。

    季宁也对自己的剑术震惊了,因为不清楚原委,他也以为自己是个剑道天才,不过即便季宁心中得意的不得了,但面上却只是谦逊的笑笑。

    “李兄,你进入练气八层了?” 林子恒一脸惊讶的看着季宁,他们这才多久没见啊,这也太快了吧。

    季宁刚想说什么,这时绍冉和另外那个黑瘦青年也走了过来。那黑瘦青年对季宁一抱拳,“多谢道友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季宁淡笑道:“道友不必多礼。”

    绍冉跟在那黑瘦青年之后,刚刚季宁的表现让他十分意外,想到自己之前的出言不逊,少年有些手足无措。

    季宁自是看出了绍冉的不自在,对于之前的事情,他倒是不介意。不过看到少年一副羞赧的样子,季宁觉得有些好笑,便对他安抚一笑。

    绍冉正向季宁望来,看着他如秋水般盈盈的水眸里映着自己的身影,那黑发被风吹得飞舞,有几缕轻轻的拂过那雪白的面颊,明明极其普通的容貌,却出奇的惊艳。绍冉脑中忽然浮现起那日他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那等妩媚的模样,就像是一把火在他心头燃烧。

    一时间,绍冉竟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心脏更是怦怦的狂跳个不停,绍冉感觉自己的脸蛋和耳朵都烧了起来,当初的星星之火,如今竟有燎原之势。绍冉心中一凛,忙收回目光,不敢再和季宁对视。

    几人又寒暄了两句,林子恒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回青河城吧。”

    如今几个筑基修士全部失踪,其他练气期修士也被冲击的不知去向,现在只剩他们四人,在这二阶妖兽频频出没的地方是非常危险的。

    听到林子恒的话后,四人不再迟疑,抬步便快速向青河城赶去。这三人在对付火云兽时都受了不轻的伤,然而此刻他们却不敢在此地多做耽搁,只能等回去后再说。

    最近万兽平原妖兽泛滥,林子恒三人之前在这片区域不停地遇到妖兽袭击。然而四人回去的路上却十分顺利,直至到了青河城,都未再遇到一只妖兽。

    众人自然不知这是因为季宁身上带着三阶巨蟒气势还未全部散去,所以没有妖兽敢来挑衅。

    回去的路上,季宁不着痕迹的向林子恒打听林子骏和林天渊的消息,林子恒也只是唉声叹气的说都失踪了。

    季宁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林子骏此刻正陪着江希辰躲在哪个山洞里炼化冰灵果,直到青原秘境开启才赶了回来。至于林天渊,书中没说他去了哪里,不过季宁知道他也是在青原秘境开启前才匆匆赶回来的。

    万兽平原妖兽暴动,除非有筑基期修士带队,不然没有练气期修士敢进入,林子骏和林天渊都失踪,除了这两个人季宁也不认识其他筑基修士,所以回到青河城后,季宁便老实的待在饭馆中修炼。

    好在季宁有足够多的血交乳,再加上天气渐暖,蛇类开始出来活动,慢慢的饭馆中也能收到一些血交乳,倒是足够他修炼了。

    林子恒也经常来找季宁切磋剑术,因为季宁那一剑,林子恒对季宁的那点轻浮心思彻底的打消了,倒是真心把他当成朋友。如此,两人相处起来也越发的和谐。

    很快半年的时间过去。

    因为青原秘境快要开启,季宁便跟随林子恒一起乘坐林家的灵舟回了云城。这个时候林子骏、林天渊和江希辰依然没有出现,林子恒一脸忧心忡忡。

    季宁知道这几人都没事,不过他这般和林子恒说了,对方也只当他是安慰,所以季宁干脆闭嘴,反正青原秘境开启时,几人自会出现。

    下了灵舟后,季宁没有回林府,而是直接去了青原城。季宁一个妖兽内丹都没有,自是不会得到进入秘境的符牌。不过他知道这次青原秘境出了一点变故,很多站在秘境附近,没有得到符牌的修士都被卷入秘境中,江希辰就是这般进去的。

    他是主角,有这样的气运正常,季宁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这般幸运,不过他还是要去试一试。如今他已经进入练气大圆满,身体的欲|望越来越强烈,那雪莲子他说什么都要得到一粒。

    现在季宁也意识到自己剑术平平,不过这段时日他吸收了足够多的血交乳,媚术上倒是有所精进。所以这次青原秘境之行,季宁心中也有了些底气。

    秘境开启这日,季宁早早便来到了青原山,待他到达山顶之时,山顶上已经站满了修士。

    见这些人比自己来的还早,季宁一点都不意外。进入秘境的符牌供发出去百个,不过这次秘境出了点问题,名额减半,这就导致符牌要重新分配,得到符牌的门派和世家自然不愿意,所以只能通过比赛重新分配。

    之前几日各大门派已经在这里比试了数场,山顶上的这些人都是早几日便来这里观战的,今日还有几场比试,不过都是各方势力内部竞争了。

    比如林家,原定是两枚符牌,林子骏和林天渊一人一枚,不过现在符牌被收回去一枚,便只能有一人参加,所以林子骏和林天渊也要比一场。像他们这种情况的宗门和世家不在少数,这里的擂台早就搭建好,为了方便,各方干脆就在这里比试,一会秘境开启时进去也方便。

    说起来,一会林子骏和林天渊比试结束后,还会发生一大件事,那便是江希辰当众向林天渊提出退婚。

    不过季宁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大步向秘境入口走。季宁想站的离秘境入口近一些,这样说不定被吸进去的概率会大些,然而季宁刚走了两步,便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喊道:“李兄,这里,这里。”

    季宁转头,便见林子恒站在一号比试台前对着他热情的挥手。季宁本来不想过去,不过看到站在林子恒身边的江希辰,季宁心中微微一动,江希辰没有符牌,最后却被卷入秘境,自己若是站在他身边,被卷入的概率是不是会更大些?这般想着,季宁脚步一转,大步向林子恒走去。

    林子恒笑道:“李兄,你也来看热闹啊?”

    季宁应了一声,又和江希辰打了声招呼,才转头看向比赛场地。

    这时,林子骏和林天渊也相继出现。季宁向两人看去,便见林天渊也转过头来朝他的方向淡淡的瞥了一眼。季宁刚想和对方打个招呼,却见对方脸上一片漠然,就那么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那一眼好像是在看他,又像是漫不经心的一掠而过,根本就没注意到他。

    季宁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这人怎么忽然对他这么冷淡了,还真是个阴晴不定的人。

    因为秘境马上便要开启,众人也没耽搁,到达比赛场后便开始比试。

    只见林子骏和林天渊轻轻一跃,便站在了比试台上。

    两人开始比试后,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林家家主的两个儿子,都是二十岁筑基,这在玄冥界非常少见,所以众人对两人的比试都非常感兴趣。

    上场后,林子恒和林天渊便面对面站着,一动不动,这自然是在比试灵力。因为都是己方弟子之间的比试,怕误伤了对方,双方只是比试一下灵力量,点到即可,并不用法器。

    季宁知道结局,林子骏虽是主角,但他毕竟是**凡胎,而林天渊确有烛龙血脉,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但是不管是元神还是体魄都非常人所能比。

    可能作者也是想给江希辰找个提出解除婚约的合适时机,所以这次并没有给林子骏金手指。

    林子骏是天之骄子,是林家的骄傲,林家的脸面,是众青年才俊仰望的存在,虽然林天渊也是一匹黑马,但是在众人心里还是无法与林子骏相匹敌,毕竟那是千年难遇的天灵根,整个玄冥界怕也只有林子骏一个。他们对林子骏格外的信任,江希辰更是如此。

    所以林子骏被林天渊当众打脸后,江希辰甚至比林子骏本人还难过。一气之下,他当众跪在林父面前,提出与林天渊解除婚约。

    季宁只这么神游了一会,再回神时,发现林子骏眉头紧锁,额头上大滴大滴的冷汗滑落,神情似乎极其痛苦,显然抵抗的十分吃力。反观林天渊,神态自若,游刃有余,根本不像在参加比试。

    季宁:“???”比试已经接近尾声了?这也太快了吧,即便是打脸也该温和一些啊,这么快就让这个天子骄子败下阵来,这不是当中打他脸吗?而且还是很响亮的一个耳光,也难怪江希辰那般淡漠的人都接受不了。

    季宁摇了摇头,一时间也有些无语,这个反派也比主角强太多了吧。

    当然季宁并不知道,原书中,林天渊和林子骏还是对战了很久的,只是刚刚他在神游的时候,一双细眉微皱,嘴唇也不自觉的抿紧,眼睛更是瞬也不瞬的凝在林子骏身上。

    他这般举动自然激怒了林天渊,所以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形。只是季宁自己却毫无所知,见林子骏神色痛苦,季宁眉头锁的更紧,眸子里更是不自觉的流露出满满的担忧之色。

    林天渊脸色越发铁青,眸中更是燃起熊熊怒火,体内好似有猛兽在嘶吼咆哮,瞬间冲破身体。

    林子骏感只觉一股大力袭来,他猛地喷出一口血,人也飞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江希辰的心瞬间揪了起来,他飞速向林子骏的同时,抬手一道冰蓝色幽光向林天渊袭去。

    这一次主角的金手指终于发挥作用,林天渊只觉一股强大的威压向他袭来,一时间竟是无法动弹。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抹蓝光扑面而来,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疼痛,只是脸上好似少了些东西,凉凉的。

    季宁愣住了,江希辰那缕冰蓝色火焰竟是烧掉了林天渊的胡子。胡子遮住的那半张脸,右侧脸颊俊美如谪仙,然而左半边脸,皮肤下面鼓起来一根一根虬结,有如蛆虫般密密麻麻的盘横在他脸上,像是马上要出来一般,在他皮肤下面来回蠕动,看起来十分狰狞恐怖。

    周围传来一阵阵倒吸气的声音,有些胆小点的女修更是吓的惊叫连连。

    “啊!”

    “好恐怖,怎么长成这样?!”

    “天呐!他长得也太可怕了!”

    对于这些声音,林天渊好似完全听不到一般,他只是猛地转过头看向季宁,那双乌沉沉的眼明明平静无波,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季宁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紧张和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