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情之所起,不知归路》

3、暖宝宝

    日落西山,锦都宵禁,所有坊门关闭,上空一片黑暗,处处静谧无声……

    除了,北里!

    这里红灯飘摇,映的上方天空似乎也红了一片,街道上郎君们川流不息,每家门口都站了几个体态妖娆的娘子,**大胆的,甚至会拉着郎君的手,巧笑嫣兮的带入自家院门。♀杂$志$虫♀

    吴旺城左右看着,一边搓手、一边傻乐,这里的妓馆娘子与北梁不同,北梁的娘子,都光着上半身揽客,甚至会拿起郎君的手,在她们丰满的胸脯上揉一揉,以便将郎君带进自家妓馆。

    奈何,北梁妓馆更新速度慢,他已经从戎近十年,有的妓馆里,娘子待的时间,比他的时间都长,逛久了,忒没劲儿!

    他左看右看,比前面两个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发现身后的小将,也如同他一般看花了眼,他们一行人,几乎拉开了近一条街的距离。

    他回身招呼他们’快些!’,自己快走两步,走到了邢宝跟前,发现这家伙,依旧如在北梁一般,目不斜视,比柳下惠、还柳下惠!

    还是不是男人了?

    想到这里,他的视线不知觉的往下……

    “嗷~~”

    “再瞎看,我们回去武场见!”这货什么都不错,就是好色!

    邢宝向旁边看了一眼,司玉衍似乎心事重重,并没有在意他们之间的笑闹。

    邢宝没想到他如今身体差到这种程度,吐血后,皇上把国寺神医请来了。

    “没事儿!把胸口淤血吐出去,是好事!”那神医神色阴沉,似不耐一般,看完转身就走,多余的一句话都不说。

    他有些担心的看着皇上和司玉衍,发现他们半点儿没有要发怒的样子,好似已然习以为常。

    果然,有大本事的人,都是可以傲视群雄的!

    他原以为,司玉衍会好好休息,没想到,他竟然跟着他们一起来,还说,带他们去相熟的妓馆。

    他听了,心中很不是滋味!

    那人生死未卜,司玉衍已经在锦都有了相熟的妓馆?

    “我们到了!”司玉衍指了指上方的牌匾,上面’南锦家’三字,软弱无力,比起刚学写字的稚童,也是难分伯仲。

    一行人入门,过影壁,到院中,看见舞台左侧立着一只半人高的红皮鼓,鼓后站着一位佳人,面带黄色面具,一双眼看过来,轻轻淡淡,似笑了一下,便满园花开……

    “这位娘子……”吴旺城拉了一下身边带路的小厮,想着这样清丽佳人,比北梁那些个胭脂俗粉不知高了几许,一会儿定要请下来,喝上几杯。

    “郎君,勿怪!”小厮垂手一礼,“这位娘子并非妓子,所以……”

    吴旺城皱了皱眉,不是妓子,为何要住在妓馆中?

    难道,有磨镜之好?

    想到有这种可能,他不禁抖了抖……

    锦都果然是帝都,什么花活儿都有!

    “郎君,她身边那位,可以为您请来!”

    “身边那位?”吴旺城抬眼看去,舞台右侧站立一位红衣舞姬,身材火辣妖娆,媚眼满场乱飞,“北地艳姬?她来锦都啦!”

    多年前,他可是她的常客,也可谓是,老熟人了。

    “郎君,您认识啊!”小厮脸上讪讪,明明是花艺婷才是舞台中的亮点,为何郎君们一个个问的都是素娘子?

    “一会儿让她下来陪我们吧!再叫上几个娘子一起……”吴旺城低声在小厮耳边说了什么,见他眼神往前瞟,打了他脑壳一下,瞪着大眼睛,吓的小厮连连后退,去安排了。

    他们做在了院子最中心的位置,司玉衍居中而坐,邢宝左下首,吴旺城右下首,其他人依官职大小,依次落座。

    吴旺城见刚刚的小厮带了一队妓子,不由得低头坏笑……

    “咚咚咚……”

    一阵密集的鼓点敲响,只见台上一身素色女子,挥舞手中鼓棒大开大合的敲起了战鼓,鼓声时快时慢,宛若北梁城外的风;鼓点时密时疏,宛若雷雨天下起瓢泼的大雨;鼓声隆隆,敲在场郎君的心坎儿上,宛若亲临战场,浑身热血沸腾,当场就有人脱衣打拳……

    鼓声渐歇,竹笛胡弦轻扬,郎君此刻才发现,台上舞姬已然起舞多时……

    “功名桥

    世俗道

    年少难免走一遭

    有人哭

    有人笑

    笑的也不见得逍遥

    迹晦光韬

    不代表豪情已折耗

    拿得起当年勇

    傲视群雄不足道

    今朝有酒醉,醉庆同袍沙场归。

    天公爱作美,清风皓月任我飞。

    受命于临危,自揄功成身不退。

    神武走一回。”

    舞台上,女子开开合合的红唇中,唱出了在场武将们心中的豪情洒脱,一曲终了,女子将鼓棒放于鼓上,对下方行谢礼。然后,施施然的向下走去,沿途有郎君想要敬酒,被她巧妙的躲开,然后致歉的点头。

    来到邢宝这桌,看着几年未见的兄弟,他好像又长高了,也比之前壮了。岁月的打磨下,他变得更加厚重稳健,曾经二人在军营的时光,一幕幕飞过眼前,那么遥远,那么美好……

    “玉素,你来!”邢宝向她伸手,见她将手放在自己的手心,如同寒玉一般的凉。解开身上的披风,将她裹了个严实,安坐在自己身边。

    站在他们身后的小厮一脸的为难,见那个郎君挥手,才把多余的娘子打发回去,只带着几个,分别落座的他们身边。

    这郎君也是,没事作弄人干什么?

    要被捉弄的郎君看起来也不像是好惹的,看看这身板儿,看看那蒲扇一般的手掌,动起手来,那些个娇弱的娘子,哪里抵挡的住哦~~

    “玉素?”司玉衍疑惑的看着她,“你不是叫素衣?”

    如果说,来妓馆是古佛的主意,那么,她这副好嗓子,应该是天生的吧!

    歌词无强劲热血,却多了快意洒脱,征战北梁的好儿郎,无人会对此歌无感。她的嗓音清亮,无时下教坊中靡靡之音,听了让人觉得通体通透,如晨早的百灵鸟,闻之心悦。

    “素衣?”邢宝握着她冰凉的手,“你现在叫素衣?”

    “三王爷,人走江湖,总有几个代称……”素衣淡淡的笑了,今日,她料定司玉衍会带着他们来,这么好的刺探机会,他如何会放过?不想再看他,多看一下,心就多痛一分……转头看向邢宝,“你几时回北梁?我最近也没什么事,在你回北梁之前,我们可以出去走走逛逛。”

    一到冬天,她就会手脚冰凉,被邢宝发现是女子后,他便如此抱着她的手,让她的脚放在他肚子上,帮她暖着……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遇见司玉衍,如今……

    也无所谓避嫌了吧!

    “我向皇上请辞了!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她的手,怎么和冰块儿一样,怎么也暖不起来……

    这次见她,比几年前瘦的多,他一个合手,便可以圈起她的腰。司玉衍病了,她留在锦都的妓馆……

    两者之间,必然有联系!

    只是现在人多,他不便问……

    “皇上答应了?”吴旺城跳了起来,在朝堂上,邢宝请辞,他以为是对封赏不满……

    毕竟,这些年在北梁,邢宝的功劳不比三王爷差,为何邢宝不能封个一品大员?

    他从未想过,邢宝竟是真的要请辞!

    那……他是不是,可以往上再走走?

    “皇上,没有答应!”司玉衍看着他们交缠的眼神,紧握的双手,心情极度复杂……

    素衣就是玉素,那正常来讲,他应该记得!

    为何,他一点印象也无?

    看样子,邢宝与素衣应该相识在军营,可历来男兵与女兵之间并不在一起驻扎,为何他们会如此熟稔?

    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好到何种程度,会让一个从一品的将军,不要官职,也要去寻她?

    这是个难眠夜!

    有她、有他、也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