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史上最强师兄》

1772.赌输了

    一句话,没头没尾,让其他人很难理解燕赵歌的意思。ㄨ杂≦志≦虫ㄨ

    但在那水晶盘中,聂惊神的身体,微微震动一下。

    就在众人说话间,十二都天神魔大阵不断运转,越发强盛。

    血海上涌,强行推动诛仙阵退出深渊。

    而那滔滔血光,也在这时趁机冲出九幽魔海之渊。

    整个九幽里茫茫血气,在这一刻同血光融合,使得整个九幽都仿佛淹没在血海里。

    强横的血光,让在场一众大罗层次强者,都感觉抵挡不住。

    就算孔雀大明王把自己的五色神光撒开,也不断被血光侵染吞没。

    血红的浪潮开始向九幽之外扩张。

    末日降临般的恐怖氛围,笼罩整个寰宇大千。

    西方极乐净土,没有阿弥陀佛祖坐镇,此刻也不复先前清净。

    喜乐祥和之佛光褪去,朵朵青莲之上,仿佛染上血污。

    妖族的辰山星海里,阳光低沉,整方宇宙都显得阴冷。

    太素天中,那仿佛日出之所在的扶桑神树,枝叶也隐现枯败之象。

    仙庭和白莲净土两方外道,同样为血光所笼罩。

    信徒们对于眼前从未见过的景象,感到惶恐不安。

    往日里虔心祷告可得到的安宁,今日迟迟不来,让气氛更加紧张。

    道门诸天也同样不得例外,众生焦躁不安。

    不论道门诸天,还是佛门众净土,妖族诸世界,又或者两方外道之所在,此刻都面临九幽的侵蚀。

    有些世界内部,时空甚至开裂,现出缝隙,九幽降临,魔气激荡。

    九幽渊海里,那十二根立柱,也在不断变高,最终随着血海一同升起,来到深渊之上。

    元始天魔同大自在天魔都漠然看着眼前的诛仙阵同燕赵歌等人。

    除了十二都天神魔依旧坐镇以外,其他九幽邪魔,这时也纷纷从深渊里冲出!

    滔滔血光洗练下,所有邪魔,力量尽皆暴涨!

    而身处血光笼罩下,不论杨戬、索明璋等人还是孔雀大明王、燃灯上古佛、陆压道君他们,都受到极大压制。

    一身本领,十成有九成九,要用来抵挡十二都天神魔大阵的威胁。

    而且是越来越大的威胁。

    渐渐无法继续坚持下去的威胁。

    这一刻,当真虎落平阳,龙游浅水。

    往日里随便谁都能横扫当场,然而现在面前的九幽邪魔,却成为生死大敌,随时可能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十二都天神魔大阵将群魔笼罩,诛仙阵也奈何不得他们。

    天地间,群魔乱舞。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每一个人心头。

    更让人绝望的是,元始天魔同大自在天魔此刻的注意力还在别的地方,并没有真正动手清理扫荡现场众人。

    最顶尖的大魔们,认真操持十二都天神魔大阵。

    他们的目光,此刻都注视那根象征末法天魔的立柱。

    在那根柱子上,简瞬华的身姿,同笼罩她的光影,也开始渐渐贴合。

    那光影,越来越凝练,越来越真实,几乎已经要化作实际的存在。

    世间凶厉寂灭之气,也越来越浓郁,仿佛走到尽头,来到末日。

    继元始天魔解封后,末法天魔也即将降生!

    届时三大魔祖同时存世,便是阿弥陀佛祖、东皇太一等人重新踏足九幽,也无法扭转局面。

    封云笙脸色此刻苍白如纸。

    但她反而渐渐稳住了自身状况。

    平复心境后,在血光笼罩下,她比杨戬、索明璋、孔宣等人自如得多。

    九幽群魔的攻势,主要靠她拦截。

    大自在天魔这时平静的转头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回来吧。”

    他八条手臂其中一条,伸指朝封云笙凌空一点。

    封云笙如遭重击,头顶罗渊,几乎就此消散,身形更不由自主,向大自在天魔投去。

    她咬紧牙关,身形一闪,直接投身上方混沌深渊,人整个消失。

    混沌在血光冲刷下散去,封云笙的身影却在另一边出现。

    大自在天魔全不在意,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就继续朝着封云笙又是手指遥遥一点。

    不过动作到了一半,他忽然顿住。

    旁边的元始天魔,这时同样转过头来,望着另一个方向。

    在那里,漫天血红之中,突然现出一抹紫色。

    现场众人见了,神情各异。

    燕赵歌神色则平静如故,声音不急不缓。

    “九幽赌输了。”

    仿佛这句话的注脚,那一抹紫色,由远及近,来到众人面前。

    远看不过点滴,但靠近之后,变得磅礴无尽,浩荡紫气亿万里,茫茫难以计量。

    茫茫紫气,形同铺就一条道路,自九幽外笔直铺展到血海众,铺展到那十二根立柱所在之处。

    铺展到元始天魔同大自在天魔面前。

    在那里,现出一位道装老者,坐在一头大青牛的背上。

    “道友还是来了。”元始天魔目光波澜不惊,平静看着面前青牛背上的道装老者。

    “是啊。”老者恬淡的应声答道。

    大自在天魔同样注视着面前的老者:“当年暗中接触庚金的人,果然是道友。”

    “是我。”老者点点头。

    旁边的乙木之魔脸色难看,脱口而出:“老君既然已经超脱,又何必再理这世间事?当年大破灭时,尊驾不是也没有出手?”

    在场所有人道门中人,神情各异,但此刻都向那紫气间的老者一礼。

    其他人等,如孔雀大明王、燃灯上古佛、陆压道君等强者,也都不例外。

    这坐在青牛背上的道装老者,赫然正是兜率宫之主,太上老君!

    太清道德天尊既是造化之表,也是大道之里,与道同生,与世同存。

    因为这一特异,道德天尊即便超脱,也仍然会在这世间留下投影,便是兜率宫中太上老君,等同太清仍然存在于这世间。

    只是,此前太上老君少有涉足尘世。

    除了当初中古纪元时出手过一次以外,太上老君再未出现于世人面前。

    然而今天,这位太清道祖,重新现世!

    对于乙木之魔的话,老君并不以为忤,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今日想来,便来了。”

    他冲乙木之魔点点头,然后转而看向元始天魔和大自在天魔:“你们,停一停吧。”